《小牛顿 (完结)作者:喜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小牛顿 (完结)作者:喜了-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可细看起来,她没你漂亮!可人命好啊,喏,15岁成为福特汽车广告模特,16岁在庑伦的《纽约故事》中首次出镜,就被提名金球奖最佳女配角,同年,被《人物》周刊评为全球最美丽的50人之一,17岁起便有了自己的制片公司————那丫头才多大,20岁吧,精地跟猴精似的,厌倦了商业大片里的乏味角色,人索性到哈佛潜心读书去了,这些年这天才少女是出来少了,不过在百老汇的舞台上也玩票儿,我去看过她的《花园之洲》,情感表演的层次是细腻了许多,没辜负心理学高才生的头衔——…”男孩儿又贬又褒地一通话下来,看的出,其实他也很欣赏这个宁蓝的吧。
  弹了弹烟灰,眯起眼,我只是有些纳闷:我还一次没见过那宁蓝什么样儿,只是,20岁?也小了点儿吧————突然一凛,血液确实有些翻腾:我看见何铎的车开过来!
  莫非是真的?
  男孩儿还在我身边叨叨,我拿出手机对着车开始录影,“那车有什么照的,”男孩儿站起来嘟囔着,我微笑着没做声。何铎肯定在车里,他没出来。就看一会儿宁蓝出来进不进那车了————

  34

  “出来了,出来了,”
  贺冬晓很兴奋,是那种雄性动物求偶时的情不自抑。我好笑地瞟了他一眼,手机对准了前面那个让他眼睛蹭亮的女孩儿。
  恩,远远看,是个小美人,健康纯净,也不乏个性。没象一般明星那样上哪儿都是一副黑墨镜故做神秘,清爽的素颜一出来就是一朵雅致的笑容,不过,是对着从车里出来的男人,
  “诶诶,她上了你拍的那辆车了,你怎么这么————咦,那不是垄汶科?”
  我也很纳闷,车里出来的不是何铎?可,一定不会错,那绝对是何铎的车!
  “垄汶科是谁?”
  女孩儿已经上了那辆车。那个姓垄的是从车后座出来的,那开车的————肯定是何铎。
  我合上手机迅速和贺冬晓冲下去,跑到停在路这边的小吉普旁,一边问。
  “垄汶科是垄特家的小儿子,年纪轻轻已经在商界——…”这时贺冬晓的手机突然响起,“喂,咳,老婆!你老公正在冲锋陷阵————现在?哎呀,不行不行,我现在要————老婆!宝贝!!”站在车门前,贺冬晓嘟哝着嘴直抓脑袋,“这败家娘们——…”
  我好笑地上了车,“你去忙你的吧,我来跟,”抢在他要说话前又说,“拍到了,独家是你的,我只要截图。”没待他再说话,发动车跟了过去。
  垄特家?
  我有印象,上次他们讨论收购西夫纬提起过这个家族。记得当时何铎是反对收购西夫纬的,现在又和这个持有西夫纬股票的家族有联系,什么意思?
  突然觉得这个事情越来越有意思:背叛,情仇,交易————不过,我直接想得到的还是何铎和宁蓝的合照,送给贺冬晓做结婚礼物。
  他们的车在哥柏罗餐厅前停下。果然,开车的是何铎。待他们进去后,我揣着荷包也走了进去。
  “小姐,这边请——…”
  “法式野生龙虾,搭配卢瓦尔干白,哦,旁边还配一些芹菜,谢谢。”
  没等服务生客气完,我直接点了餐,而且就坐在旁边的等席小沙发上。服务生是很奇怪,不过还是走了。
  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那边的三个人,他们似乎彼此很熟悉,愉悦的微笑,惬意地交谈。真没看到过这样一面的何铎,随和安然,看的出,他在乎身边的女孩儿,望着她的眼里全是无保留的宠爱————
  “小姐,这是您点的龙虾,请慢用。”
  “谢谢,”接过服务生手里的盘子,朝他灿烂地一笑,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插在裤子荷包里,向那三个人走去。
  “抗抗!”
  这样的何铎我也是没见过的,他什么时候见着我这么吃惊过。他身边的两位看来也有些惊讶,不过,也许是因为我脸上的疤。
  “你怎么在这儿,一个人来的?”站起来的何铎习惯性地为我拉开旁边的椅子,
  “这是给你点的,”我只把盘子放在他面前,“海鲜可以增强性能力。男性精液里含有大量的锌,当体内锌不足时,会影响精子的数量与质量。海鲜类中的蚝、虾、蟹的锌含量都很丰富。哦,还有芹菜,芹菜富含对男性身体有益的维生素,目前,听说世界各地的男妓通常购买大量的芹菜,他们不仅在饭菜中放入大量的芹菜,还制成一种芹菜茶。”
  微笑着平静地说出这些。
  旁边两个人已经甚至是惊诧地睁大了眼。而,何铎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平静,甚至弯起了唇——
  “谢谢,”他扒了扒盘子里的芹菜,又看向我,好象还想听我接着往下说,
  我有点气丧,他又变成那个清高清淡的何铎。
  掏出荷包里的手机,一边后退,一边对着他和那个女孩儿按下了录影健,影象里的女孩儿依然惊讶地望着我,可,何铎已经慢条斯理地坐下———
  “她在干嘛?”
  “别管她,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们吃我们的——…”
  转过身,看着手机里的影象,我抿着唇走了出去。突然觉得一切挺没意思的。
  不过,还是给贺冬晓打了个电话。他过来时,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儿,是他老婆吧,
  “连上次你拍到的,都在里面,”整个手机都丢给了他,转过身就走了,身后————
  “诶!你的截图————”抬起右手摆了摆。只听见,
  “笨蛋!这女孩儿怎么可能是帕帕,她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光她那包,哎呀,这手机是——…”
  双手插在荷包里,我只能微笑着叹口气:这事儿也不算忒无聊,至少,贺冬晓的婚是可以结好了。

  35

  第八章“抗抗,你再拍,看我把你丢出去信不信?”
  虞景这段换衣秀放到网络上一定会被刷爆!看他扬过来的拳头,窝在沙发里的我却笑地呵呵神,手机照样举着拍,拳头最终放下。他一把抱起我,大步走到门边,踢开门就把我丢到外面的小沙发上,“要拍去拍你老公!小疯子。”门狠狠地合上。
  陷在沙发里的我,没动,只是咬着唇静静地翻着手机,看刚才的录影,乐不可亦。
  现在,我挺喜欢用手机录影,拍他们的动作,他们的神情。再看,象一场不真实的梦。
  举着手机,踏着柔软的地毯,一路上到四楼,转角,推开一扇精致的红木大门,是虞澍的书房。虞家主宅,光线最充足的就是四楼书房了。
  影象里,暗花沙发上坐着一个翻动文件的身影,是何铎。虞澍坐在书桌后的靠椅上背对着门,在听他说什么。听见后面有声响,转过身来,看见是我,马上站起了身,“抗抗,怎么还没有换好衣服,马上我们就要走了,”说着,向我走来。我依然举着手机,对着还坐在沙发上的何铎。他望着我,表情背光,不明。
  “何铎,你去楼下等我们吧,”虞澍牵着我的手直往外走,我后退着依然举着手机对着那里的何铎,越来越远————一出门,他打横抱起了我。我依然举着手机沿途录着,精美的花瓶,柔和的墙纸————“呵呵,好玩吗,都拍了些什么,”任他脱去我身上的衣服,换上床上的一套小礼服。乖乖地坐在床上,他会给我梳头,打扮我。六年来,我已经习以为常。
  手里还举着手机,镜头只对着自己。他问我,我也没做声,只盯着我的手机。
  “要是当时有这样的手机就好了,把文小舟也拍下来,他也给我梳头发,他只会梳马尾辫。”突然,我说。感觉正在轻轻给我梳理直发的手停了下,双手从身后环住了我,头枕在我的肩头脸庞贴在我的脸庞,“抗抗,你拍过我没有,”“没有,”我放下手机,开始翻看前面的录影。任他搂着我。
  “为什么不拍我,”“你总不在家,”“可我现在在家呀,”我没做声了,开始纽动起来,想挣脱他的怀抱。他却紧紧搂着我,“现在拍我好不好,拍我们——…”终于,我狠狠推开了他,走下床望着他。手里的手机丢进角落里,拿起梳子,赤着脚走到镜子前,梳着马尾辫。
  只听见身后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他走了过来,要拿我手上的梳子,我一侧身,没理他,“好好,不拍,不拍,还是我来梳吧,你又梳不好,”看他柔柔的眼睛,我松开了手,头发又披散下来,他接过了梳子。
  望着镜子里那双修长的手,我沉下了眼。
  不想拍他,这个世上,就他,不想拍。

  36

  “雨初歇。帘卷一钩淡月。望河汉、几点疏星,冉冉纤云度林樾。此景清更绝。谁念温柔蕴结。孤灯暗,独步华堂,蟋蟀莎阶弄时节。
  沈思恨难说。忆花底相逢,亲赠罗缬。春鸿秋雁轻离别。拟寻个锦鳞,寄将尺素,又恐烟波路隔越。歌残唾壶缺。
  凄咽。意空切。但醉损琼卮,望断蔗瑶阙。御沟曾解流红叶。待何日重见,霓裳听彻。彩楼天远,夜夜襟袖染啼血。 ”
  头靠在车窗边,看着夜空,口里轻轻喃着。窗外,灯红霓乱的都市靡丽映在我的眼底,映在我的唇边,却染不进我的心底。雨初歇,那一钩淡月,那几点疏星,我更愿意与它们亲近。
  车内只听见我的呢喃。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身旁的虞澍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
  我们这是一同去参加虞家名下一处产业的周年庆典。宴会安排在休伦湖畔的半山别墅,属虞家私宅。
  “小奢于墅,大奢于心”,听说这是这件毫宅初建时的理念。设计者期望它拥有青山、翠湖、绝美的风水,更要居住者拥有内心的平和从容与真正的愉悦。沉淀浮华,反朴归真,才是顶尖阶层所渴望的生活态度吧。
  可惜,还没到达主宅,沿路外的华灯闪烁已经破坏了所有的气氛。来了太多的记者。
  车门一开,更是让我烦躁地想退却。虞澍捧着我的脸颊轻轻吻了下我的额心,“抗抗。”
  没办法,只能被他牢牢牵着走出车门。我是他的妻子。
  闪光灯的光亮如潮水般涌来,
  “虞夫人,上次虞向鼎老夫人80寿诞您没去贺寿,听说您正在和虞先生闹分居是不是,”
  “虞夫人,您脸上那道疤听说是绑架所至,为何坚持不祛除,”
  “虞夫人,——…”
  我这人就这样,你外面越乱,我这心里反而越沉地下来。管他们七嘴八舌,千奇百怪问什么,我只睁着大眼望着一位记者手里的相机,因为,它和贺冬晓的那个是一样的。问题当然也是一个没落地全听见了,心里好笑,帕帕们的想象力是丰富。
  “虞夫人,您怎么看待虞先生和宁蓝的关系,”这个问题一出,我停了下脚步。
  也就是这瞬间的一停,现场好象突然间爆了炸,“虞夫人,据说虞先生已经包养宁蓝五年之久,您——…”
  “是呀,听说你们新婚第二年他们就——…”
  一路被工作人员护着走进来。我始终看着紧紧握着我的男人。他一声不吭,只是用身体挡在我的身前,好象怕人碰着我,任别人怎么问,也只是一脸平静地握着我的手,握着我的手————这些记者也真豁出去了,他们口口声声的“虞先生”就在他们面前————
  华丽的大门终于紧闭。一切的喧闹,一切的闪烁全隔绝之外。屋内,是金碧辉煌,是衣香颦影,是浮华靡丽————却,静寂无声。人们端着精美的酒杯,错愕地看着宅子的主人牵着他的妻子一路走过奢华绝伦的厅堂,一声不吭。
  “何铎,你送抗抗先回去。”他把我的手交给了何铎,眼睛里,竟然没有一丝光亮。
  任着何铎牵着我的手腕穿过长长的玻璃长廊走向别墅后区的车库。抬眼望着黝黑的夜幕,月朗星疏————
  停下脚步,我扭开了他握着我的手,“为什么我要象个木偶一样,任你这样牵着,任他这样牵着,为什么我才来现在就要回去,”讥诮地看他一眼,我转身往回走,
  他挡在了我的身前,“抗抗,你不知道虞澍现在很生气?他让你先离开这里自有他的道理,”
  “不知道。”我弯过了他,直往前走,尽管他的眼睛很真诚。
  “抗抗!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听他一次话!”
  “不能。”
  没有停下脚步。我听见何铎一直跟在了我身后。
  很可笑不是,他让我跟着何铎先回去我就先回去了,这还叫不听话?他们还认为我一次都没有认认真真听他的话?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为什么他生气了,我就必须离开?
  也许,现在脑子里是乱的,可我只想到大厅里去,那里没有这么黑。
  当我回到大厅里时,宾客已经稀稀疏疏,剩下的人都望着我。若无其事,我甚至准备去拿一杯红酒,这时,突然听见,三楼发出巨大的玻璃碎片声,
  “你太不懂事了,太不懂事了!!”是虞澍的怒吼。低下人都面面相觑。我放下杯子向三楼走去,
  “抗抗,”还是身后的何铎,
  “你别跟着我,这是我家!”瞪他一眼,我转身上了楼。

  37

  门缝一束光拖曳在我的脚下。我看见里面满地玻璃碎片,看来能砸的都被他砸了。
  是谁让他发这么大的火?
  六年里,他有过这样吗?那个沉稳圆滑的虞澍———“哥,这不公平,不公平!——…”是虞景!他在哭?!
  “有什么不公平,这将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还有什么不公平?!值得你这样,你这样!我的好弟弟,好弟弟——…”他的声音,伤透了心,“不公平!哥,我从没想要一切,从来没有!我只是需要一个证明,证明我可以和你并肩力行,‘虞腾’的一砖一瓦里也会有我的心血,我的努力!而不是他一个外人——…”“那就一定要这样?证明一切就需要这么多的记者来?你看见了没有,你看见抗抗没有!她被他们——…”“那也是因为你只会一味的偏袒他!何铎,他算什么东西!你明明知道他背着我们和垄特家族有瓜葛,他和我们玩儿阴的,你还要偏着他!他凭什么,凭什么!”
  “虞景啊虞景,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