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顿 (完结)作者:喜了》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小牛顿 (完结)作者:喜了- 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不认识他俩,”“我也不认识他俩,”“从前,我们发了那么多誓言,但没有一个遵守的,这一个一定要遵守,”“我们三个人当中谁再违背诺言的话,谁就去死。”
  他们真的违背了自己的诺言,也真的付出了年轻的生命。我记得《那时花开》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我不会重复这个故事。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是个遵守誓言的人。有些事,说了要忘记的,最好就别再记起。唯一留在我脑子里的,只有那些月光倾城的晚上,和那些开在天涯的花香————“怎么,难过了?”
  扣子在柜台结帐。我们早早散了席,有几位老师还要回去接孩子。
  “啧,造孽呐,就一个,怎么分,”她扒了扒我散在颊边的刘海,我懒懒趴在柜台上呵呵笑了出来,没接话,“哦,方小姐,你们今天的消费已经有人全部支付了,还有,这是我们本月‘美食派对’的贵宾券,欢迎您们的光临,”我皱起眉头看着方扣手里的三张贵宾券,直起身子,“看吧,你是他们的心肝,”干脆地抽出她手里的一张,转身就走了出来。扣子笑着跟在我后面,“这些怎么办,”“随便你怎么办。这餐饭的钱要退回去。”我看着过往的的士准备拦,都有载客。有点烦。
  “呵,那也要退地回去,”扣子无奈地说,我只当没听见,继续寻着空的士。
  当我将贵宾券作为奖励颁给行遗爱同学时,终于看到他脸上属于孩子的笑容,“你真行,”甚至,下了课后,他真挚地跟我说了句。说实话,就为这,我真的蛮高兴,一天心情都蛮好。
  “抗抗,外国人是不是都挺浪漫?”
  胡双是华师外语系大四的学生,正在外校实习,跟我一个组。小丫头听说我刚从加拿大回来,整天就开始问东问西。巧的是,我们俩住的还挺近,所以经常一起回家。这不,放学路上,她又问上了,“那看怎么说,我觉得浪漫不会分国籍吧,”校园里的晚风吹地挺凉爽,把包包甩在身后,走地惬意极了,“那可不一定,看人法国,人家天生就比我们多长一根爱情的神经,”我微笑着扬扬眉,没做声。也许,确实如此,法国就是不愧浪漫之国,它是有魔法的,任何人去到那个神奇的地方,都会变的不可思议。就象虞澍。
  他牵着我的手,带我走遍整个巴黎城,尼斯,陪我在满天烟花下醉到酩酊,马赛,我盘腿坐在街边象乞丐一样乞讨,他安静地呆在我身边看着我,里昂,一起吃饭时,我有剩的,他都会二话不说,直接吃光,波多尔,国家剧院里,我对他大吵大闹,他只说,“娃娃,别闹,”鞋带散了,我低下头,他说速度太慢了还是他来系好了。漂亮的蝴蝶结。整场宴会的法国贵族都静静看着他半跪下————还有还有————太多————都是在法国,只在法国。回来后,整整三个月没有见到他,即使,我病地快死去————“抗抗,抗抗,”我这才发现自己握住的拳背发白,“呵呵,没事儿,”微笑着摇摇头,咬了咬唇,对胡双说,“法国确实是个好地方,谈恋爱的时候去那儿逛逛吧,”“咳,但愿咱有那福气,”小丫头叹了口气。我有趣地望着她直笑,“哇靠,大美女咧,”还没到门口呢,胡双突然眼睛直直地吹了个口哨。我望过去,她口里的大美女朝我走过来。
  扣子的表情是一脸苦恼。
  “你过来,看这怎么办,”她非常严肃地拉着我走到马路对面,“怎么了, 大美女,我们那小丫头可看着你眼睛都——…”我还在笑着和她痞,却见她打开她那停在马路对面的奥迪TT后备箱,“看吧,怎么办,”是个挺大的盒子,很普通,我疑惑地望她一眼,她头一扬,示意我去打开,我没好气地上去拆开了盒子————啊!连自己都小抽了把气,盒子里全是一匝一匝的贵宾券,摞着。
  “看吧,这就是退回去的后果!”

  16

  “哥几个现在都可以混到这份儿上了?”靠在后备箱上,我敲着手里成打的贵宾券,扣子摇摇头,望着我,很严肃,“是杭晨,”我蹙起眉头,放下手里的东西,望向远方通红的夕阳,“你知道杭晨有多倔,他比你更倔,”扣子走过来,双手环胸和我并肩靠着,“杭晨研究生毕业后,本来被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医学院录取继续读博,可他不知怎的,没去。现在在协和。医生收入不错,可也没到这种砸钱的份儿上。这些,”扣子看了眼车里的盒子,“要从金额上看,可以耗掉他几年的收入了,可这也不全是钱的问题————”闭上眼,我揉了揉眼睛:杭晨是我们这几个里面和家里关系闹地最紧张的一个,我知道扣子的意思,能搞到这么多券,绝不是光钱能解决,要有多扎实的门路,杭晨家里人出马,哪个都有这个面子。这意味,他怎么在拉下自己的架子——…吐了口气,我起身过去抱起那个盒子,“抗抗,就成全杭晨这个心意吧,”我没做声,抱着盒子先走了。
  身后,是扣子无奈的叹气声。
  盒子回家后就摞在了角落。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过,当天看到那么多的券,今天这样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美食派对”成了包场。
  行遗爱放学时跟我说,希望晚上我跟他一块儿去“美食派对”,“我只弄到一张券,”我如是说,“我知道。这张券是你送给我的,我应该把看到的跟你说一下。”
  这孩子到有意思。不过,我怀疑他让我跟着去,是担心我弄到的是否是张有效券。直到他真正进去了,欣悦的情绪才出现在他的眉梢,我看的真切————我自然没进去,把他送进去后,我在潮皇食府门口的小卖部前找了个凳坐下。他说一会儿出来告诉我看见些什么的。
  心想,这孩子扒心扒肝要进去,不是去吃,是看?看什么,看菜色,看制作过程?也许,他对烹饪有爱好————想着想着,也觉得这样坐着等蛮无聊,拿出包里的MP4,堵住耳朵看起电影儿————这是才从英国一个网站下下来的片子,《HOUNDDOG》。
  关于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劳埃伦的性萌动。她有一个小恋人,他们接吻、扮成大人去看猫王的演唱会。劳埃伦的父亲是个酒鬼、无赖,“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她说。
  然后劳埃伦被人带进谷仓诱奸,她抬起头来,头发蓬乱,少女的羞涩和纯真从她眼中消失了————只剩下数不清的蛇,在河里、花园里、草丛中,它们从窗外直勾勾地盯着她,在她的床上和梦中翻滚————影片浸淫在湿漉漉的沼泽气和过多的性爱之中,是典型的美国南部文学与哥特风格的杂糅:放荡的白人无赖父亲,神神叨叨的老祖母,乱伦,被侮辱和被损害的纯真————这一切融合闷热忧郁的主调之中。
  肩膀被拍了下,我抬起头,摘下一边的耳塞,“这么快就出来了?”我问他,男孩儿却没看我,他眼睛盯着小卖部里的电视。正在转播欧洲杯。
  我笑了笑,收起MP4。真是再有个性的男孩儿都会喜欢一样东西,足球。想起那次在英国————虞澍也喜欢看球,隔三差五,他都会飞去英国看现场。那次,他正好在利物浦主持一个商务会晤,带着我去机场接他的贵宾,我吊儿郎当靠在栏杆边吹泡泡糖,突然眼睛一亮,贵宾通道走出一行人,是中国人,是中国国家足球队,我认识里面的邵佳一、李铁什么的,毫不客气地,我扯着喉咙就用中文嚷起来,“他妈的你们还有脸走贵宾通道,走下水道,走下水道!”还嚣张地用中指比着他们,虞澍连忙抱住我,他怕我被保安轰出去。我在他怀里还笑地咯咯神,“你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加长的劳斯莱斯里,他的贵宾朋友说,“中国队才在世界杯小组赛中被淘汰,她心里难受——…”我听见他温和地说,一旁歪着吹泡泡的我只吹了个很大的泡泡,“啪”地很不文雅地一响:谁心里难受了,我就是好玩!无聊地翻了个白眼。

  17

  “啧,真是伤心,”一直盯着电视的男孩儿摇了摇头,坐在我身边,“怎么了,”我笑着看着他,“你不觉得看人欧洲人打球后,更觉得咱中国队窝囊?呵,还是集中精力去打小乒乓球算了,”男孩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我,“说真的,文老师,今天真要谢谢你,你助我完成了一个梦想,”原来,真诚可以让他的笑颜如此耀眼。看他满足地双手枕在脑后看向天空,“真是集烹饪之大成,上承八珍,下启名宴——…”男孩儿象在自言自语的赞叹,我这才觉得真好玩,这样的男孩儿是真的对这些感兴趣?
  “你喜欢烹饪?”
  他点点头,眼神愉悦地由天空滑向我,“我的梦想就是做个名厨,能够操刀出象今天这样的盛宴————诶,别说,你真有板眼,能搞到这个级别的券,象包下来的场子,”“包场——”我疑惑地望着他,“里面没几个人,正好我可以完整地看到他们的进馔程式,”我背起包站起身,不想紧想这个“包场”背后的人情,“你不要跟我说说里面怎么个情况吗,别搁这坐着了,咱边走边说,”“好,”男孩儿一下子跳起来,“我带你去个地方,”“呵,你还真不把当老师了,”也许,他没有隐藏的豪爽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当你是朋友,”男孩儿接着嘴就说。我微笑地瞅着他,他也大方地看着我,“你那天没揭穿我逃课,我就知道你这人还实诚,”原来他记得我就是被他撞着的人,“不过看见你竟然是老师确实蛮吃惊的,你看上去不象干这行的,”呵呵,这小男孩儿放开性子竟然是这模样,看来,他属于慢热型,跟不熟的人都挺淡薄。
  “你到挺会看人,那你说我看上去象干哪行的,”我也放松地和他聊起来,“这是你第一份工作吧,别看你年纪这么大,在国外也是娇生惯养过来的吧,”他说的是直,可别说,我还真好奇他怎么看出这些的,刚想问清楚,他却带我拐向一个小巷子,这是个典型的市井小巷,沿路边随意坐着谈天的居民,跑来跑去的孩子,洗菜的,晾衣服的,听收音机的,大嗓门吵架的————他推开了一户象普通居民的家门————穿过庭院,推开房门,里面却别有洞天!
  这里简直就象中华民族风格大集合:陕西的虎枕、虎帽,浙江丽水的黑陶花瓶,绣工精细的东北绣片,内蒙古的弓箭,贵州的扎染和云南纳西族的木版刻画,各种西藏的饰品和小对象————乱七八糟也毫无次序的陈列一室,却是个私房菜馆,名字也怪,叫“姑娘”。
  “我上次逃课就是来这帮忙,这儿的菜特棒,你坐,我去给你拿菜单,”他给我拉开一张椅子,眼睛却熟悉地四处逡巡,看得出,他常来这,别说,生意真好,不断有人进来,其实也蛮小资,光看那些陈设,和进来光鲜的男男女女,不象个饭馆,到有点象酒吧的情调————是怪,你仔细听,它里面不大的音乐播放地竟然是“洗衣歌”。
  呵呵,不过蛮亲切。说真的,我这么大个人,什么歌都不会唱,只会唱“红太阳”里面的老革命歌曲,谁叫咱家是革命老传统家庭,爷爷在世时,只让文小舟和我听这。
  是的,这些歌是真有骨气,它的的确确给我争回过不小的面子。
  刚嫁给虞澍那会儿,我真的很受气,加拿大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各个他娘的势利眼。那次,是虞坚吧,送我去参加了一个什么慈善晚宴,虞澍还没来,他们就打量我好欺负了,“能当上虞澍的夫人一定才貌双全咯,”“是啊,刚才庄尼夫人弹奏了一段绝妙的古筝,虞夫人一定也有绝技了,”说话的各个气质高雅,可眼神就那么瞧不起人,我气极了!
  可咱这人就有这量,越生气越有主意!沉了口气,我拉着曳地的礼服不做声不做气地走上台,在任何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开口就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啊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呀呼嘿嘿咿呼呀嘿呀呼嘿呼嘿呀呼嘿————”唱地雄赳赳气昂昂,唱地声音洪亮气势高,唱地资本主义剥削者们各个变绿眼狼!呵呵。
  那次,当我拖着长裙骄傲地从台上走下来时,看见门口站着的虞澍,咱第一次露出了灿烂的不能再灿烂的笑颜!

  18

  那里,有一块纳西族木版刻画,用最简单的线条表达了复杂的意思:爱。用针线把男人和女人连在一起。
  男人,女人,爱情,亲情,友情————说的清楚吗?说的清楚。说断了就断了。
  那年,文小舟一身黑色,黑色毛衣,黑色仔裤,俯在地毯上,他四岁的小女儿环着他的脖子呵呵笑,身后,也是这样一块纳西族刻画————“敬你,”无声地拿起小烧酒杯朝刻画敬了杯,一口抽下————断了,完全断了————“你在干嘛,”“人说,世上有两件事情不能等:一,孝顺。二,行善。哈——…”左手插在发丝里胳膊靠在桌上,右手摩挲着杯沿,嘲弄地摇摇头。眼睛由指尖滑向对面的男孩儿,“你和你父亲关系好吗,”“不好,”男孩儿很干脆的回答,筷子漫不经心地扒着碗里的饭粒,“他反对我当厨子,说那没出息,”他嘴角的嘲弄和我的何其象,“是没出息,”我笑起来。捻起一颗辣椒放进嘴里,也不嚼,就那么含着,“那你说什么是有出息,吃香的喝辣的,有老婆孩子——…”男孩儿看着我,突然话也不说了,就那么一直看着我,好半天,他笑起来,直点头,“你牛,这可是南美洲的红指天椒‘地狱之火’,有些人只把它放在唇边碰一碰,都会立即肿起来,”吐出辣椒,接过他递过来的清水,用面纸攒了攒通红象火烧的嘴唇,“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就叫有出息,”“什么,是坚持吗——你真的不要紧?”他又要递过来一杯清水,我摇了摇头,面纸抵着唇,眼睛欣赏地望着他:这孩子是聪明,他一下子就能领会我的意思,“是的,能坚持的人就是有出息,你想当厨师不是一时兴起就会有出息,”“那当然,”男孩儿的微笑里有自信,有不可言喻的傲气,“十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