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昀-红心危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钟昀-红心危机- 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帽舜烁犹稀

  不能呼吸……她快不能呼吸了……

  他的吻像突来的飓风,激烈又狂热,好像要将人卷入其中,与他一同旋转似的,头晕晕沉沉的,她完全无法思考。

  结实的臂膀禁锢着她的纤腰,在她陷入迷茫的困惑时越加紧缩,像是不满于她的思绪,并未专心放在这一吻上,一股痛觉随即窜上她的脑中,执意拉回她的注意力。

  红雨痛呼一声,感觉原本紧握住她纤腰的大掌,缓缓向下移,来到她俏挺的圆臀,然后他蓦地提高她娇小的身躯,将她放倒在他的黑檀木办公桌上,修长身躯紧接着压上她的。

  冰凉的触感由她背后传来,他不知何时已解开她背后的拉链,红色肩带由肩上滑落,露出她雪白的肩头,他低头,灼热的唇随即在那上头印出一个红印。

  那是专属于他的记号!

  “别咬……好痛!”她痛呼一声,忙要阻止他这既挑情又令人脸红心跳的动作,却被他一个动作,吓得差点连呼吸都停了。

  他……他的手、他的手……居然……居然伸进她的裙底?

  “气死我了!你们真是不要脸!”

  眼见他们之间由接吻、到拥抱,甚至到现在狄毅风将她压在桌上,对她煽情的爱抚着,不但没有停止动作的打算,反而还越来越激烈,气得李紫紫当场整张脸变得铁青不已。

  真是气死她了!他们以为她李紫紫没人要吗?居然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他以为她非要巴着他狄毅风吗?

  哼!她不希罕!

  “狄毅风,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提着名牌包包,李紫紫丢下这句气怒的宣告后,便傲慢的转身离去。离去前,还不忘重重摔上他办公室的门,以示自己高扬的愤怒。

  突然间,一切都停了……

  他的动作停了,她的呼吸停了,那扇被李紫紫甩上而震动的门板也停了,只剩红雨瞪大了眼,紧捉着快滑落的红色洋装,怔望着那以双手撑在她两旁,正以一种邪魅神态俯视着她的男人。

  “你……你……你……”像只受惊的小动物,红两只能结结巴巴的由嘴里吐出这个字,其余的全被方才那激烈的一吻给抹成空白。

  双手紧揪着胸前半滑落着的红色衣裳,红雨柔弱无助的躺在冰冷的黑檀木办公桌上,就像只落入老虎手中,即将被享用的可怜小绵羊。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我做的?”狄毅风邪魅的勾唇,由半敞的衬衫隐约可见他健壮的古铜色胸膛,那平滑的肌理是锻链过后的结实体态,就像只一直长眠在黑暗处的黑豹,终于觉醒。“让我的唇亲吻你,由你的发、你的唇……直到你的全身?”

  她的黑发披散开来,与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对比,那被吻得红肿的双唇,和她恍惚迷茫的眼神,都是魅惑男人的最佳利器。

  只可惜……这一切只能属于他!

  执起她一撮黑发,狄毅风敛下黑眸,缓缓送置唇边,挑情的印下一吻。

  “是……不……不是!”被搞得有些混乱了,红两用力的摇摇头,企图让混乱的头脑回复一些清晰,“你……你怎么……怎么……”

  “想问我怎么会吻你?”他笑问,修长的手指挑起她小洋装上的红色肩带,有意无意的触过她柔嫩的肌肤,目光又变成合沉,那是他被挑起欲望时,才会出现的情欲讯号。

  想要她的念头早已存在他心中许久,只是被他压抑在那严峻的面具底下,等着她主动的靠近。红雨猛点头,全然忘了该退避——

  避开他那双闪烁着诡谲光芒的黑眸,和他唇边那抹诱惑着人靠近他的性感微笑!

  他的模样……好邪魅!一点也不像平时严峻冷漠的他。

  这……这真的是那个她认识的狄毅风吗?

  依他的个性是不可能随便吻人的啊?可是为什么他却……

  不对劲!事情……真的不对劲!

  可,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呢?她想不出来啊!

  “还弄不懂吗?我亲爱的红雨。”突地,他低沉的笑出声,俯下身躯,他在她耳边邪气的说道:“当你一直想要的女人主动亲吻你时,试问,有哪个男人能冷静而毫无行动?”

  “想……想要的女人?”他在说什么?想要的女人?他……是在说她吗?

  红雨惊愣的瞪大眼,突然发觉眼前的男人陌生的可以。

  他真的是那个严峻、冷漠、不苟言笑的狄毅风吗?还是这个世界已经被异形侵占,而他的头脑也被异形侵入,所以才导致他性格大变?

  天呐!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一个在八年前,由树上跳进我怀里的女人。”他抚摸着她微愕的小脸,噙着一抹性感的笑意,缓缓由唇边吐出一句——“我,喜欢上她了。”

  轰地一声!

  如同一颗原子弹投在红雨的脑中炸开,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整个人呈现僵化状态,惊吓、不信、惶恐……各种不同的情绪在瞬间席卷了她。

  红雨瞠大眼,张大着嘴巴,怔怔看着那正处于她上方,用一种温柔眼神注视着她的男人。

  他刚刚说……喜欢她?喜欢她,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不可能!”倏地,红雨大叫一声,用力推开他,捉着凌乱的衣服,由办公桌上跳下,慌乱之余还差点拐着了脚,顾不得鞋子没捡、蛋糕没拿,她急急冲出他的办公室,仿佛后头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她似的。

  这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只要她回家去睡个大觉,等清醒后,一切就会变回原样,他依然是那个严峻、冷漠、不苟言笑的狄毅风,而她依旧是那个在他身后紧追不舍的戚红雨。

  “嘿嘿,小心点!”正巧有事来找狄毅风的屈衍丞,才到门边,便差点被人撞了个满怀。

  他一闪,扶住红雨因急冲而差点跌倒的娇小身子,见到她一脸慌恐,连声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就推开他急急逃走了。

  屈衍丞挑眉,斜倚在门边,看着那个将人吓跑、半俯在桌面上的邪俊男人,正缓缓起身,不由得从嘴里吐出一句嘲讽。

  “请问你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看他身上的衬衫钮扣被人解得半开,一向梳得整齐的头发,也凌乱的散落在额前,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男性的狂野魅力,完全不是以往那严峻、不苟言笑的狭毅风。

  屈衍丞摇摇头,在心里叹口气。

  肯定是他把人家吓跑的,就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那丫头吓成这样,连衣服也没穿好,鞋子也忘了拿,就逃的不见踪影。

  “我只是告诉她事实而已。”狄毅风起身,率性的扯开自己的领带,几个跨步,来到待客的沙发旁,弯腰捡起她忘了拿走的红色高跟鞋,大掌轻轻掌握住它。

  “告诉她,一个她很早很早就该发觉的事实……”勾起薄唇,狄毅风的目光缓缓锁定在沙发上那只以纸盒包装起的蛋糕,唇边噙着的笑意越来越深。

  是的!时候早该到了,为了不吓跑她,他才会一直忍耐着,忍耐着不去碰触如花蜜般甜美的她。如今,时候到了,谁也不能阻止他……得到这个由树上跳进他怀里的红色精灵。

  “可怜的红雨,肯定被你吓坏了。”屈衍丞无奈的摇摇头,看着他抽起西装外套,大步朝外头步去,对于红雨即将面对的处境,他只有报以同情。

  愿主保佑那可怜的戚红雨,能平安无事的由他这只黑豹的手里逃出……尽管她终究会被黑豹给吃得连渣都不剩,但他还是祈求那过程能稍稍“平和”一点。

  天呐!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红雨坐在道馆的长廊边,由身旁的圆盒里拣了颗鲜艳欲滴的草莓,皱着小脸咬了口。

  原本只是赌气的一吻,结果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说他喜欢她呵!

  他不但抱了她、吻了她,还用最煽情的方式、最挑逗的触抚,一步一步的诱惑了她,使她陷入迷乱,可这些,全不是她预期中所会发生的事情!

  她以为,当她一吻上他时,他会立即推开她,并喝斥她别开这种玩笑。

  她以为,当她伸手抚摸他时,他会立即阻止她,并告诫她别跟任何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令人想入非非的挑情动作。

  可……事情怎么会演变成如此的地步呢?

  他不但没有拒绝她,还在她喘息的离开他的唇后,又强悍的擒住她,不准她离去;他不但没有推开她,甚至在激吻过后,还将她压倒在他办公桌上,大胆而恣意的爱抚着她。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是该拒绝她,好让她继续在他身后拼命的追赶吗?他不是该告诉她,他喜欢的其实是温柔的大家闺秀吗?

  可他居然……居然说他喜欢她,居然说他喜欢那个在八年前,由树上跳进他怀中的女人?

  天呐!她快疯了!真的快疯了!

  怎么才一会儿的时间,她一直以来所认为的事实,便全部遭人推翻?

  以为他是不喜欢她的,可他却说喜欢她;以为他是严峻、冷漠的,没想到真实的他却是狂野、邪魅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无法相信!

  这就像一颗被人锁在玻璃罐里、你垂涎已久的糖果,突然有天自动的跳出玻璃罐,来到你面前,告诉你说:“其实,它也一直想让她给吃掉!”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吓,是任谁都无法接受的啊!

  所以,她逃了!

  顾不得背后那几乎要穿透她的灼热眼神,她逃了回来,途中还记得去买了盒她最爱的草莓,躲进她最安全的堡垒,一个人坐着发呆,试着将她满脑子的混乱给弄个明白。

  “啖……”一只灰白色的小猫儿缓缓踱到她脚边,好奇的仰高了头,用它那双黑色大眼直瞅着她手里那咬了一半的草莓,像是想吃吃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人吃了发呆这么久。

  “你也想吃吗?”红雨伸出手抚了抚小猫灰白的短毛,将咬了一半的草莓凑到它面前,“哪,很酸喔!”

  灰白小猫伸出舌头轻舔了下,然后张开嘴巴大大咬了一口,它眯起眼,像是满意草莓酸酸甜甜的滋味,这才张口继续一口一口的吃着,模样满足的可以。

  “怎么你一点也不觉得酸?这草莓很酸耶!”她对着小猫噘嘴说道,不信的又动手拿起一颗鲜红的草莓,凑近唇边用力咬了口。

  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嘴里泛开,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好吃,满脑子全都是刚才在他办公室内,那激情狂野的一吻。

  一想到刚才的那个吻,她浑身就不禁颤抖、发热。

  他灼热的视线、火烫的唇瓣,都紧锁住她的眼、她的心,不让她逃开,更不让她有机会退避,仿佛执意要她与他一同燃烧!

  手指轻轻触抚着自己的唇,他炙热的呼吸仿佛还残留在上头,他的薄唇带来的,是属于他的火热气息,让人迷恋、又沉醉啊……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狂野、邪魅的面貌,褪去严峻面具,真实的他如同最魅人的毒药,只要轻轻碰触,便会沉醉在他狂放的魅力当中,不可自拔,不知不觉的掉入他所设下的陷阱。

  跟男人亲吻……都是这样的感觉吗?脸红心跳?激情狂热?红雨轻蹙着眉,双手撑着下颚,疑惑的想着。

  她是不是该找个人来试试呢?试试会不会有与他亲吻时,那种浑身发热、发烫的感觉?

  “啖……”灰白小猫吃完了她手中的草莓,意犹未尽的舔舔脚掌,不理会红雨的烦恼,轻松的跃上长廊,大胆的霸占了她的大腿,闭上眼,舒服的打起盹来。

  凉风徐徐,吹动了树叶,发出一阵沙沙声,阳光穿过树间,洒得地面一片金黄。

  “咦?大师姐,你怎么在这里发呆?”刚约完会,送隔壁阿花回家后的阿虎,本想顺道来武馆练练武的,怎么也没想到,才经过武馆侧门的篱笆前,便见到他们漂亮、动人的大师姐,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闻声,红雨抬头,瞧见阿虎正站在篱笆外,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倏地,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黑亮的眸子顿时绽出晶灿,绽开了笑靥,她对着阿虎招手。

  来的正好!刚巧让她拿来当作试验品,印证一下她内心的疑惑。

  “阿虎,你过来。”她笑的可甜了,甜得让人不禁浑身打起冷颤来。

  “哦。”阿虎虽是纳闷她突来的要求,但还是按照红雨的意思走近她。

  搔搔头,心想,大师姐大概是想指导他一些在武术上的问题吧!

  等到他翻过篱笆,走到她身边时,却被红雨开口的第一句话,给吓得差点魂都飞了。

  “你有没有试过接吻?”红雨甜甜的朝他问道,双手撑着下颚,一双清澈的大眼朝他眨啊眨的,像是非常期待他接下来的回答。

  “接……接吻?!”阿虎显然是被她这问题给吓到了,连说话也不禁结巴起来。

  大……大师姐问他这种“私人”的问题,要做什么?

  “有没有嘛?!”红雨不耐的皱起眉来。

  只是要他回答有或没有,有这么困难吗?要是她说出接下来的要求,那岂不把他给吓昏了?

  “有……有。”阿虎一张老实的脸都红了。

  他刚刚送阿花回家时,才跟阿花亲过而已。

  “好,那你现在弯下腰来。”那她就不用担心没经验的他,会不会咬伤她的唇了。

  “弯腰?大师姐,你要做什么?”阿虎纳闷的搔头问道,这是最新的练功方式吗?

  “你弯下来就对了!”红雨懒得跟他解释,只是抱着灰白小猫,要他快些弯下腰来。

  “喔……好。”阿虎迟钝的依言弯下腰,不过才靠近她0。001的距离,他……他……他的唇就被她给吻上了!

  “唔……”红雨皱眉吻着阿虎的唇,粗粗的、干干的,吻起来一点柔软度也没有,没有脸红心跳、没有激情狂热,更没有与狄毅风接吻时,浑身发烫、发热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她的感觉出了问题吗?

  “该死的,戚红雨!”蓦地,一声含着暴怒的狂吼由矮篱外传来,声音之大,几乎要震破人的耳膜。

  阿虎急急推开红雨,跳离她好几步远。

  呜呜……东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