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 德宝隆医院的秘密--鲁文基科幻系列故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绿杨] 德宝隆医院的秘密--鲁文基科幻系列故事-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无可怀疑,红砖房是个神经实验室,从事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活体实验,而霍登则是一场精心预谋的牺牲者。“下一步该怎么办?”教授想。是出院,还是再留几天多摸一点情况?他按手表式对讲机呼唤梅丽,但久久没要通。“这鬼丫头一睡就像头死猪!明天再说吧。”
    教授起来脱衣准备睡觉,这才注意到衣服上少了颗纽扣。
    这种纽扣很大,只有病人衣服才有。教授满地找,一直找到运货电梯里也没有。莫非掉在底下了?也许是在钻推车底时绷掉的,这可不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再下去捡回来,夜班护士已经写完工作日志,起来巡视病房了。
    “算了。那地方堆满杂物,谁也不会注意到一颗扣子。明天我赶紧换件衣服才行。”
    第二早上,教授仍没叫通梅丽。
        六
    昨日晚间,梅丽淋浴时把表式对讲机脱下来放在化妆镜前,后来忘记戴上了。
    吃完早饭,梅丽到宠物商店找到莉丝:“嗨,你还得替我准备几只小狗,要刚断奶的。”
    “你那教授是个狗迷?才买了大的又要小的。”
    梅丽忍不住大笑,把原委说了。“没小狗,教授出院回家我怎么交代?”
    店主说:“这好办,我的畜养场有几只小狗。莉丝,你带小姐去挑,开我的车去好了。”
    看完狗已是中午,莉丝约梅丽去她丈夫约汉生的侦探所吃午饭,饭后,梅丽便直接去医院看教授。
    教授的病房空着,床单也撤掉了。梅丽有点慌,忙去问护士。护士翻看登记本后说:“这位先生上午出院了。”梅丽看见出院单上确有教授的签字。她忙打电话到鸟巢别墅,但没人接。“一定是老头故意不接的。他光火了,叫不通我赌气自己回家了。挨他这顿骂吧。”梅丽立即驾车回家。教授不在。
    梅丽这才真慌了,这老头儿到哪里去了呢?她想起对讲机,连忙取来呼叫,但也没回应。“难道路上出车祸了?”她又打电话问警察局,对方说没发生车祸。梅丽急得团团转,打算再回医院去找。这时,对讲机嘟了一声,梅丽拿起来就迫不及待地说:“教授,急死我了——”
    “听我说,我出事了。我发觉了霍登的死亡有问题,被关起来了。我现在偷到机会和你通个话,你千万别丢开对讲机,我随时——”
    “你关在哪儿呀!要我来吗?要报警吗?”梅丽紧张得声音发颤。
    “我也搞不清关在什么地方,有可能在西园子的红砖房里。有人来了——”
    梅丽急喊:“你把对讲机开着,我来想办法。”
    那边沉默无声。梅丽沉思着。“看来教授真有危险,我光坐着不是办法呀。对,找约汉生商量商量,他对这些有办法的。”她拨电话找到约汉生,急切地说:“教授失踪了!我不知该怎么办。求求你,帮我出个主意。”
    约汉生问清了情况,安慰道:“别急,我马上就来。”
        七
    梅丽把情况向约汉生和莉丝讲了一遍。约汉生点了支烟,思忖半晌后说:“教授被绑架起来,医院又声称他已出院,表明他确实陷入危险之中,必须尽快找到他才是。现在报警弊多利少,因为情况很模糊,警察局即使同意调查也需一定时间。尤其是关押地点不肯定,派几个警察去问,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打草惊蛇,往后更难办。眼下还是我们自己先摸清情况为是。”
    莉丝说:“我和约汉生假装探望病人,到医院去看看。梅丽不能去,他们认识你。”
    约汉生不同意:“盲目乱找不会有什么结果,也接近不了红砖房,更不能进去。”
    “那么今晚我们偷偷摸进去。”
    “这是违法的事,除非不得已决不能干。”约汉生把梅丽的对讲机贴在耳上静心倾听了一会儿,忽然高兴地说:“好像有轻微的连续流水声。没错,是抽水马桶的响声。教授大约把对讲机放在卫生间里了,这一着很高明!不但我们能一直监听,还不会被那伙人搜走,他又能随时进卫生间和我们通话。”
    “已经好一阵没和我通话了,也没别的动静,会不会已经遭了毒手了?”梅丽要哭了。
    约汉生仍潜心倾听:“听,有咳嗽声,也许是教授示意他还在那里。他没说话,是有人守着。可那人没吭声,我猜只是个小角色,在等主要角色来。”
    这时对讲机响起哗啦啦的抽水马桶声,同时夹着鲁文基的声音:“梅丽,他们光看着我。你报警了吗?我把表放在马桶水箱上头了。”
    “有个私家侦探在帮:忙,你别着急。”
    约汉生抢过对讲机,说:“教授,要沉着。要想法子拖时间,好让我们行动。还有,尽量弄清楚关你的地点。”
        八
    那天上午,鲁文基没叫通梅丽,一边生气一边考虑是不是立即出院。这时,一个陌生医生走进来,说:“我是吏密斯医生。罗杰斯医生出差了,你转到我的病区,请跟我来。”
    教授警惕起来,又见他盯了眼缺失钮扣的地方,知道麻烦事来了。“还是等他回来吧,别人怕不熟悉我的病情。”
    史密斯笑笑:“你的资料都记在病历上。罗杰斯医生得一个月才能回来。”
    教授伸伸懒腰:“那么我先回家吧。”
    “你的耳朵手术后还未好,每天要滴药。”
    “没关系,我找开业医生滴好了。”
    史密斯想了想,说:“那也好,请你签个字。”他把教授带到办公室,在出院单上签了名字。“我送你下去,教授。你的东西已在楼下了。”
    电梯门一开,他就把教授推了进去,里头已有三个壮汉在等着。教授立刻被贴住了嘴,蒙住双眼,被簇拥着七弯八转地走了半天,最后到了一个房间里才把他放开。
    房间里陈设简单,有一张床、几把椅子、一个饮料柜,床侧头是卫生间。卫生间没窗子,沿墙基有个装着铁丝罩的小通气孔。房间也没窗户,只在很高处有两个圆洞,安着玻璃。因为太高只能望见天空,看不见周围环境。那些人留下一个看守,没说什么便走了。看守摸了摸教授口袋,然后坐下来抽烟。
    教授靠在床上默默考虑着目前的形势。这伙人敢于这样明目张胆地干,想必已知道昨晚的事,抵赖没用。但现在这局面单靠自己逃走是没指望的,只有让梅丽在外头想办法。教授想到这里,便装着上厕所,关上卫生间的门拉响抽水马桶,借水声掩护叫通了梅丽。梅丽联系上后,鲁文基心定了些,继续考虑起对策来。
    这伙人一言不发光是守着他,大约是要等能作主的什么人来处理他,那时是关键时刻了。好在对讲机打开了藏在抽水马桶水箱上,危急时便通知梅丽。如果事先能诱使对方说出这是什么地方就好了。
    “地点……”鲁文基想到这个字时头脑中隐约冒出一个朦胧不清的念头,但又说不清是什么,“地点……还有件什么事也联系到地点?”
        九
    在鸟巢别墅里,约汉生打了个电话给一位熟悉的警官,警官答应需要时随时出动警力相助。梅丽安心了些,问约汉生打算怎么办。约汉生已经考虑好两种行动方案,采用哪一种按情况紧急程度而定。“如果危险迫在眉睫,我只有请求警察出动,强行进入红砖房寻找。但教授是否在红砖房我们并无确切把握,如果不在或被临时转移了就会打草惊蛇,迫使他们立即杀人灭口,所以最好不这样做。假如不那么紧迫,比如能拖上一天……”
    梅丽急着问:“指望教授能把地点通报过来?”
    “这自然最好。就是不行我也能想法找到的。”
    “怎么找?”两位女士同时问。
    “明天上午我和莉丝装成检查燃气管的工人,把医院所有可能的角落都看一下。教授不是说在房间上面有两个圆洞么?没窗子房里很暗,多半还亮着灯,这些特征在外头都能看得见,找到这地方下一步就好办了。唯一不放心的是医院建筑物太多,结构又复杂,一处处细找很花时间,怕拖得久了会发生变化。”
    梅丽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说:“有个办法可很快找到大致的地方!明天莉丝把佩迪带去,不时让它叫上几声。只要离教授不太远,那边对讲机就能传过来。我在这儿听着,一听到狗叫就用电话告诉你们,你们带个移动电话就行了。”
    “好计!好计!就这么办。”
        十
    鲁文基直坐到近半夜,“头头”总算来了。“我是斯蒂文森医生,神经学家,德宝隆医院院长。教授,你太好奇,搞出麻烦事来了。现在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这件事。”
    教授不作声。院长又说:“无需尝试否认,不仅是纽扣,走道里还安着摄像机。”
    教授说:“我这把年纪了,悉听尊便。”
    院长笑了:“老太空人,真有胆略。但请相信,我不是嗜血的人。我和你一样,是科学家——狂热的科学家,科学研究就得用豚鼠。你必定能理解,揭示思维过程有多么困难,但是一旦揭开了其意义又有多么重大,不但可以诞生超智能的机器人,还能造就任意数量的爱因斯坦!这将彻底改变世界的未来!为了这目标牺牲几个本身有残缺的标本是值得的。关键问题是,我们站在什么样的高度来看这个代价。”
    “我从未研究过哲学。”——他为什么费这口舌说服我?总有什么目的吧。
    “这不相干,我只是让你理解这项研究。如果你接受了我的论点,问题就好解决了。你可以留在这里,做我的助手。”
    “我一点都不懂神经生理。”——我别表态,含糊点好,看他想要什么。
    “你可以帮我整理实验数据。这不困难,我太忙没时间做。”
    “如果我干,我仍然得老死在这里,是吗?这儿是什么地方?”——老天,看他漏嘴不漏。
    院长笑了:“这是萨顿岛的一角。当然,你得呆在这儿,至少暂时不能出去。等到你也参与这项实验,也就不必继续约束你的自由了。”——这老头子快上钩啦。
    “我老了,等不到那一天的。”——这老滑头!既然套不出这里的地址,我就拖时间吧。
    “你的心理压力太重,教授。这样吧,不是有个女孩子在服侍你吗,就是天天来看望你的那个。我同意让她也来这里继续照应你,做个伴儿。薪金我付,多少都行。你看,我是仁至义尽了吧!”
    教授头脑猛然一亮,原先他心里那个朦朦胧胧的念头一下子变清晰了。这家伙想诱捕梅丽呢!对了,只要梅丽不落入他手中,对他总是个祸患。难怪他兜这么大的圈子,原来是要找到梅丽!
    院长见教授沉吟不浯,又逼近一步:“你要和她谈一下吗?这门外有电话,或者干脆把她接到这儿来你当面做她的工作。我这就派车,到什么地方接她?”
    这时,梅丽等三人都屏住呼吸听着这番对话。约汉生紧张起来,轻声咕噜道:“教授可别上当啊!一旦透露了这地址,他就完了。我也得被迫采取第一种行动方案了!”
    鲁文基没上当。“院长,现在不必问她。这事得由我自己决定。”——你当我是傻瓜哪。
    院长露出失望之色,怏怏道:“也是,那你快决定吧。”
    “我得好好想一想。”
    “只能给你24小时。请别忘记,你别无选择余地。”院长悻悻然向门口走去,忽又转身回来,“我不明白你犹豫什么。来,我陪你参观一下实验室。要知道,凡是科学家都会喜欢上它的。”
        十一
    这的确是世界一流的神经实验室,仪器设备整整齐齐排在两边。当中是张大实验桌,从几台仪器引出来的各色软管伸到中间一个用白布盖住的东西里。“看看这个。”院长示意教授往前站,抽去盖布。
    鲁文基顿时一阵恶心。
    那是个金属容器,上面罩着半球状的玻璃罩子。容器里盛着浅浅的淡黄色液体,浸泡着一堆粉红色、湿漉漉的东西,上面满布红丝。即使是门外汉,也能认出这是一副人的离体大脑。
    “一副离体的、活的人类中枢神经,世界上最精密的机器。”院长不无得意地说,“我让它保留着某些感觉神经,接受我给它的信息,这些信息将使它产生相应的思维活动。看这儿。”
    教授勉强审视院长指点的地方,一对眼球摊放在大脑前面,各有一条火柴棍粗的神经连到大脑的后面。“这是视器,教授。那边一条是舌神经。你猜一下我怎样观察思维活动?”
    “我没看见微电极和电线。”
    “不愧是名科学家,知识广呀。不,我不用那种落后技术。我创造了荧光观察法,可用肉眼直接观察思维过程。我做给你看。”院长关掉所有的灯,却开亮了实验桌上方一盏紫光灯,垂直照在桌上。又启开一个小瓶,用支棉花签伸进去蘸了一下。“这是柠檬酸,你看看人在尝到酸味时大脑的反应。”院长掀开玻璃罩,把棉签伸进去在舌神经上轻触一下。
    不到0。1秒时间,沉默的大脑瞬间出现几十个绿色的荧光亮点,随着迅速扩散、增多,数不清的光点像点燃的火药引线般穿来穿去,忽明忽灭闪烁不止。不久,荧光点渐退、消失,只在一小片区域里绿点还保持了几秒钟,随后也平息了。
    “看见了么?这仅是非常简单的思维活动。如果用电脑把过程的时限展开,便能分清整个思维过程的程序。比如把这种酸味和记忆库中的信息比较,得出柠檬味结论的运转过程。”
    “奇妙。”教授由衷地赞叹,“荧光法的原理是什么?”
    院长打开室灯,关上紫光灯。“很简单,将荧光素和载体从颈动脉注入大脑,使之渗入脑细胞内。当这细胞有思维活动时荧光素暂时被斥到细胞表面。在紫外线照射下表面的荧光素还原成可见的绿色荧光。你感兴趣了,教授?”
    “怎么说呢?我考虑考虑再说。”
        十二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第二方案已开始行动。
    “干什么,伙计?”医院门卫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一对男女。那姑娘颇有几分性感,背着个什么小箱子,白嫩颈脖上挂着副大耳机,一只手提着根探雷器似的棍棒,另一只手牵着条大黑狗。男的掮着写有“空气分析箱”字样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