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实体封面)》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天魔(实体封面)-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餐阉住
  “可惜你始终要混迹俗世。”
  老者叹息了一声,一边转回身无奈地道:“杨家嫡子,注定这辈子无缘大道。若不是我与杨家有善缘,或许你也不会来到这世上。既是王侯子弟,我也不多强求,但愿你能振兴杨家,让杨兄弟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话音轻轻一落,一阵轻风吹过,房内已不见老者的身影,只有那缓缓升起的薰香依旧缭绕着淡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古时候作息时间都比较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杨存就被叫醒了,王动更是一早就打点好行李和盘缠,站在大门口苦苦等着,一看到杨存吃完早饭打着哈欠过来,赶紧就迎了上来,苦着脸说:“少爷,您真的要自己一个人赶路吗?”
  “对啊,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杨存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身蓝色加嵌红的秀士袍显得有几分风骚,无奈的是整个人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卖相上略显不足。
  “少爷,这一路上要小心,虽说是太平世道,但也有不少宵小之辈。”
  王动满面担忧,苦口婆心的劝道:“去京城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您独自一人去,老奴实在不放心啊!要不我找上几个护院,让他们一路随您吧。”
  “不用了。”
  杨存摆了摆手,伸手牵过大黑马的缰绳,接过王动准备好的盘缠以后,笑眯眯的说:“好了动叔,您就清静地颐养天年,突然的打扰您,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别搞得那么麻烦。我可不是以前那个体弱多病的孩子,不抢劫别人算不错了,您就放心吧。”
  “少爷,您路上小心啊!”
  王动老眼含泪,忍不住哽咽起来。
  昨夜,已经告老还乡的他一看自家少爷回来,本来是想跟着杨存回京城的,但却被杨存拒绝了。这位在杨家兢兢业业干了四十年的老管家,也该到了享清福的时候。
  高大强健的黑马浑身结实,跑起来虽然速度很快,但却四平八稳,这种高头大马在民间可不多见,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军马。毕竟在战马缺乏的大华,就连这种高大的战马也是民间难得一见的。
  “死老道,不知让老子去津门干什么?”
  骑着马,驰骋在宽敞的官道上,看着手掌上一个黝黑的盒子,杨存不爽的嘀咕了一声。


第二章 杨门双脉
  津门古城,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更是通向琉球、高丽等地的贸易港口。临近天子脚下,一直就是比较繁盛的地方。高达数丈的城墙,红漆的城门,看起来充满着无比的威严。走夫贩卒,来来往往的百姓,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城门外把守的兵丁,比平日多了好几倍,来往盘查地也特别严格,让百姓们纷纷的嘀咕着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在地人也惊讶的发现,守门的士兵已经不是原来的衙门捕快了。即使他们依旧身穿捕快的衣服,但无论从每人携带的兵械,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明显就是津门的驻军,而不再是那些油得要命的老捕快。
  连续赶了好几天的路,餐风露宿,吃的都是硬得和铁一样的干粮,喝的是河里没烧开的生水,就算现在的杨存身体强壮过人,但这一路也被折腾得受不了。
  到了城门就老实的下了马,杨存牵着马和百姓们一起排着队等待士兵检查。
  杨存骨子里虽然比较无耻,但也秉承着做事必须低调的风格,在这关口上也没必要去争那一点的时间。
  盘查的队伍缓缓的前进着,明眼人一看就是进城的盘查比较松懈,但出城的话可就森严得有点吓人了。也不知道这些大兵在找什么人,反正越是年轻或是壮年的男人,都盘查得格外严厉。
  临近城门的时候,侍卫百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杨存,眼神一眯,看着那头似乎太惹眼的大黑马,立刻持刀大步走了过来,严声喝问道:“你,干什么的?”
  “在下杨存,来此拜访朋友的。”
  杨存也没火气,客气的抱拳回道。
  “这是你的马?”
  百总眼带几丝喜爱的看了一下高大的黑马,又看了一下杨存略显瘦弱的身材,眼里不禁开始有些怀疑,这种高头大马毛亮鬃黑,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军马,但眼前的男孩又不像是当兵的。看他赶路赶得风尘仆仆,如果是大户人家的话,出门一般都是坐马车,哪有几个像杨存这样,一没随从,二没行装的,让人不起疑心都难。
  “正是。”
  杨存对于自己文诌诌的话都有点想吐的冲动了。
  “进城的不用盘查,张百总,你干什么呢?”
  这时,旁边一个到处巡视像是师爷的家伙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立刻不满的哼了一声。
  “进去吧!”
  张百总看了杨存一眼,又留恋的看了一眼那高大俊美的黑马,一挥手,也不再为难。
  随着人流进了城,少了刚才那种人挤人的难受,杨存舒服得伸了个懒腰,不过抬眼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好家伙,城内等着出城的人排得跟长龙一样,看样子不只几千人,而城内负责盘查的兵将起码两千人,兵将们到处戒严不说,更是有不少一直来回巡视着。看样子似乎出了什么大事了,不然按津门巡抚的权力,在没兵部的允许下,他根本无权调动这么多兵马。
  杨存寻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客栈先投宿下来。洗去一身风尘,换上了一身的新装以后,已经是夜幕降临。坐在酒店的楼台之上,喝着小酒,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似乎个个脸上都带着惶恐,再看一下不时穿梭其中的兵马,满面肃杀。
  杨存不禁一阵困惑,这津门看来是出什么事,感觉有点不太平静。
  “小爷,您的菜……”
  这时候,店小二端着热气腾腾的清蒸鱼上来了,进店时收了杨存不少赏银,这会自然眉开眼笑,不仅把大黑马当祖宗一样伺候,更是跑前跑后的招呼杨存,恨不得把杨存当成亲爹伺候,看来金钱的魅力果然是无比强大。
  “劳烦小哥了。”
  杨存尽管很讨厌这样的油腔滑调,但这年头说话就这个味儿了,不习惯都不行。
  “您慢吃,还有个八宝烧鸡没上,小的这就给您催去。”
  店小二笑得很是殷勤,在这年头,谁上客栈赏银随手就给一两,这样大方的客人谁不喜欢,要知道,他一个月的工钱不过一钱半而已。
  “和你打听件事。”
  杨存赶紧叫住了他,好奇的问道:“我看这城里到处都是捕快和兵将,而且出城的时候盘查还得很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您还不知道啊?”
  店小二刚说完,马上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的笑道:“看我这脑子,小爷您是刚到津门的,哪会知道这件事啊!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国师张宝成不是圆寂了吗,他老人家是咱们津门人,朝廷举仪仗的送他回乡来安葬,不过这礼部的仪仗一到城里就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


  杨存眼神一眯。
  “也不知道准不准,那些当官的都不给说。”
  店小二神色谨慎,左右看了一眼后才凑上来,悄悄的说:“据说那仪仗在咱们城里停留的第一个晚上,礼部随行的官员,连带国师的弟子一共六十多人全被灭了口,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巡抚大人吓得都晕过去了,不仅国师的遗体不见了,就连陪葬品都少了很多。连国师生前最喜欢的几部经书和一些道家用具,还有连皇上御赐的好多东西也都不见了。”
  “难怪会这么严。”
  杨存这才恍然大悟,在地方上出了这样的事,也难怪津门巡抚会那么紧张,一旦朝廷究责下来,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
  “大爷,您先慢用,小的下楼端菜去了。”
  店小二说完,马上下楼干活了。
  这些事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话题而已,平凡小百姓忙碌的只有自己的生计,哪有空去管这些当官的死不死、活不活,这些离他们都太遥远了。
  国师张宝成仙逝的时候已经一百一十多岁,门下弟子虽只有寥寥几人,但天下的道友无不对其礼赞有加,甚至有不少人都尊称他为祖师爷。张宝成自三十岁时已名满天下。论天道,参两极已是半人半仙,更被御封为国师,而他一生共辅佐过三位皇帝,地位之重连当朝皇帝都尊称他为祖师,不少文人墨客更是对其推崇有加。且据说张宝成不仅精通医术与玄学,更通晓各种奇门异术,尽管世人都未闻其面,但早已对他有半仙之称。
  三十年前,张宝成夜算星相,指参星斗,后参悟天机,留下了“天地相斗,五行尽出”的结语,短短八字,却包含了无数天机。自此之后,大华的太平盛世立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各门派的武林人士开始游走天下,就连一些精通奇门异术的人士都开始入世,神神怪怪的妖人更是层出不穷,不管是妖人还是道者,似乎像是约好了一样,开始步入尘世之中,一时之间虽说不上是天下大乱,但也让朝廷头疼不已。
  天地相斗,五行尽出,天无禁锢,地赐真灵。
  修道,问义正邪,谁不知张宝成留下的八字谚语。而到底是不是八字,天下无人知晓,但从天机被堪破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这个世道不再平静。
  几样小菜,一壶小酒,填饱了肚子后,按照老道的嘱咐,杨存赶往城西,找到了他交代的那座小庙宇。
  不过这时候,小庙内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杨存正郁闷着,却听到了一丝极细微的声音!那是衣服在风中滑过的声音,十分轻微,如果不是偶尔的一个机灵,这么小的动静,在平常人耳里甚至还没有苍蝇飞行时的声音大。
  奇怪,都大半夜了,城内已经全面戒严,居然还有人敢这么鬼鬼祟祟的在夜里穿梭。杨存心神顿时一紧,立刻循着声音的方向悄悄追去。心里清楚这么大规模的阵仗,除了大批兵马外,应该还有不少的高手潜伏在附近,为了不惹麻烦,他也不敢贸然动用轻功,只是借着身手的灵活,在大街小巷里穿来窜去,紧紧的跟随目标。
  月色下,一个浑身穿着黑纱的身影快如闪电的奔走在房檐之上,轻巧的身姿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可见其速度之快,再加上黑纱的飘逸让人感觉很是轻盈,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和身段,只有一圃模糊的黑色,正以极快的速度往城东的方向奔去。
  “何人?”
  尽管黑影的前行几乎是无声无息,但在临近城墙的那一刻,却有一声如雷般的暴喝响起,城墙之上突然跃起了一个无比高大的身影,怒喝的电光火石之间,银光一闪,宝刀出鞘,如泰山压顶般的一刀狠狠的直劈黑影而来。
  “哇,这么狠啊!”
  黑影极快的行进突然停滞了一下,在刀光斩来的瞬间,又突然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飞舞的黑纱如墨水般往后一退,轻逸的落地之后,妩媚至极的笑声响起,带着丝丝的调侃,似乎一点都不紧张。
  “靠,原来是个妞啊!”
  杨存眼神立刻火热起来,毕竟在深山密林那么多年,女人可是难得一见的生物,尽管一路上倒是看到不少雌性生物,不过大多长得和那些飞禽走兽差不多,完全引不起半点配种的欲望。眼前的这个小妞,虽说隔得比较远,看不清容貌和身材,但光是那黑纱轻盈的灵动,和这莺燕轻啼般的妩媚声音,朦胧的诱惑中,就充满说不尽的女人味了。
  “砰”的一声,如爆炸般惊天动地,闪着寒光的大刀猛然劈到房檐之上,几乎将半间屋子都劈散了。木块石碎,到处飞砂走石,凌厉的一刀无比凶猛,空气里瞬间都是沙灰,在月色的笼罩下弥漫在空气之中,杨存看得是直吐舌头。好家伙,这家伙真的和牛一样壮。那身体跟大山一样,随手一刀竟然就狠到这地步,要真劈到那小妞身上,岂不成肉泥?起码会被劈个尸骨无存。
  大汉这一刀吓得旁边的守城兵将全都傻眼。而他一击不中,似乎也不沮丧,缓缓的抬起大刀扛在肩膀上,冷眼看着已经飘到数丈之远外的黑影。这时,一道极端冷漠,似乎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轻轻响起:“魔门之人,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循着话音看去,只见一袭长袍随风飞舞着,就在众人惊讶于大汉无比凶猛的一刀时,一个十分清秀的身影出现在大汉身边,一开口就带着无比的寒气,声音里听不出半点的喜怒,也没有半点波澜,好似在和死人对话,漠视一切,让人不寒而栗。
  一时之间,四周全是沙尘的朦胧,那个挺拔而又清秀的身姿慢慢走着,步伐缓慢而幽雅,一步一步,似是安静无比,仿佛无声静雷,无声的每一步,似乎都带着无可抗拒的压迫一样,让人窒息,有一种无法抵抗的威严。
  烟尘渐渐散去,约莫三十岁的男子,五官艳丽,绝不逊色于女子,白晳的容颜诠释了叫女子都为之嫉妒的惊艳,但那一脸冰霜却是拒人于千之之外,一身的白色顶级丝绸长褂,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但最让人诧异的是他那绝强的身手,只是一步一移,竟然眨眼间的工夫就站在了魔门女子的面前,速度之快简直如同鬼魅,连肉眼都难以捕捉到他刚才的行踪。
  “你是什么人?”
  女子顿时心生警戒,轻轻的后退了一步,充满警戒的看着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即使眼前的男人堪称是人间绝貌,但这可怕的压迫感,任谁都不敢小觑的。
  “京城,杨家。”

()
  男子话音一落,眼神凌厉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依旧毫无情绪的说:“魔门与我杨家素无瓜葛,但现今皇物遗失,国师之体受辱,半夜三更的,你却在此出现,如果没个合理的解释,休怪杨某手狠……”
  “张宝成的东西吗?”
  女人虽然吓出一身冷汗,但听闻此言还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妩媚而又挑衅笑道:“我倒是很有兴趣,可惜被别人先下手了,京城杨家很了不起吗?我魔门行事从不遮掩,张宝成的东西我们确实想要,但是下手的速度却没人家快,这事,与我们无关。”
  男子此时颜面冰冷的沉默着,如玉的白面,眼眸沉静又充满了常人无法直视的肃色,当真是玉面如雪,魔眉剑目,俊美之中充满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