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实体封面)》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天魔(实体封面)- 第7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杨存一看她此时心急的模样,连忙上前安慰着。不过看她如此心善,心里对她的喜爱更甚。身负血海深仇之人却有着悲天悯人之心,高怜心不只容貌动人,灵魂也是如此美丽。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中年乞丐此时只知道不停磕着头,额头已经磕得都是血了,此时除了这样做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办法救自己的孩子。
  “你,老实点……”
  悲情的气氛叫人潸然泪下,这时黑面大汉微微动了一下,龙池顿时神经一紧,眼露凶光,咬着牙狠狠喝了一声。在这样压抑的氛围下,杀人绝对是个不错的发泄方式,不只龙池,杨存都有种想发泄一下的冲动。
  “放了我,我……我会帮你们!”
  黑面大汉此时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龙池,突然咬着牙说:“要不你就直接杀我得了!”
  说完话的时候,他竟然脸色坚决,猛然往前走了一大步。

()好看的txt电子书
  “算了,放了他!”
  杨存见龙池已经眼露杀色,马上将他拦住,缓缓摇摇头。
  “饶你一条狗命,你可以滚了!”
  龙池不满的哼了一下,神色微微一冷,手一挥,一股灰雾散了出去,此时黑面大汉身上的毒蛇仿佛懂了龙池的意思,一条条开始钻出来,瞬间就消失在门外的磅礴大雨中。
  “有我可以帮忙的吗?”
  黑面大汉被如此侮辱,脸色当然铁青。不过看了看一直磕头哭泣的中年乞丐,又看了看小孩子浑身腊黄又瑟瑟颤抖的模样,还是咬了咬牙,没说什么。
  “不用了,你走吧!”
  杨存冷冷看着他,这时候,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刚才还和自己拔刀相向的人。
  “你们放心,我还没泯灭人性到那种地步。”
  黑面大汉咬了咬牙,猛然指着自己的胸口,闷哼着说:“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如今谁都想救这个孩子,我不会在这时候乱来,那对我没什么好处。”
  “我凭什么相信你?”
  杨存虽然心有善念,但也是小心谨慎,毕竟刚才大汉的态度很不友善,谁又能相信他不会趁着众人忙活的时候乱来?
  “好……”
  这时龙池突然低喝一声,猛然拿起那黝绿的匕首在大汉的手上划了一下,割破他的皮肤!
  大汉微微一愣,马上捂住手掌,从手指的缝隙里已经能看出流出的血有点发黑,显然是中毒的迹象。这时龙池已经将匕首收了起来,站起身来冷冷的说:“你也该知道自己中毒了,不过你放心,三天之内你死不了,你最好不要乱来,等事情忙完之后,我会考虑给你解毒。”
  “我知道。”
  黑面大汉铁青着脸,咬着牙。此时他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脉搏跳动得比平常快,这匕首明显不是刚才龙池与他打斗时所持的那一把,那把刀上面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而这把毒性没那么剧烈,行走江湖那么久,他明白龙池说的绝对不是假话。
  “你需要什么药材?”
  龙池沉吟半晌,突然转头问了高怜心,直言不讳的说:“孩子的伤以后再想办法,现在先帮他退烧再说。我倒是有不少方子,不过药性有点烈,这孩子现在身体很虚,而且还有伤在身,绝对承受不了,贸然给他服用的话危险太高了。”
  “我……我是有方子,可我要去哪找药啊!”
  高怜心一急,又是潸然泪下。
  杨存连忙将她搂住好生安慰着,虽说现在软玉温香在怀,可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孩子,哪又有什么情欲可言?
  “你说,药我想办法。”
  龙池的声音低沉,却也特别坚决。
  “我……我想想。”
  高怜心脑子里努力转着,倒不是说她学艺不精,只是那么多退烧的方子,她必须筛选出一个最适合如今这个虚弱孩子的一种。药性必须温润,不能伤了他,又得考虑到孩子身上的伤,容不得她不小心谨慎。
  一会儿之后,高怜心已经有了决定,马上说出好几种药材的名字,最后却有点为难的说:“龙大哥,这方子的药引最好是鸡汤,这是最温润的方子,祛寒又不伤身,可这时候哪有鸡可以下药啊,更别说这些药材了。”
  “黑大个!”
  龙池沉吟一下,猛然朝黑面大汉说:“我去找药材,这么大的山你去抓只野鸡,怎么样?”
  “可以!”

()免费TXT小说下载
  黑面汉子似乎有点想不到龙池突然这样说,愣了一下之后,也是脸色凝重点了点头,捡起了手里的刀,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磅礴的大雨中。
  “好了,药我去找,你们先生火烧水。”
  龙池也不多说,穿上蓑衣就走出大门,身影一下子也消失在那密集的雨线中。
  “他行吗?”
  杨存倒是有点怀疑。这家伙杀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要叫他救人,怎么感觉都有点请兽医替人动手术的感觉,太不可靠了。
  “蛇有灵。”
  张妈妈此时已经从马车上拿来一个小铁锅,一边倒水架在火堆上,一边慈祥笑着:“您这个朋友看起来虽然凶恶狠毒,不过却是心善之人。自古有蛇的地方旁边必有灵药,他是养毒之人,自然也有这个本事,所以他应该能找到那些药材。”
  “老妈妈,您看得还真仔细啊。”
  杨存尴尬一笑,立刻开始帮忙,一边加柴火一边烧水。张妈妈愣了一下,也被杨存叫到一边去。眼看着杨存在一旁忙碌着,又看了看高怜心,顿时满意的一笑。
  锅里烧开的第一次水,高怜心拿来毛巾,小心的为孩子擦拭着身上的伤口。
  换了第二次水以后,直接从马车上搬来一个木盆,将小孩的腿泡在滚烫的热水里让他浑身发汗。此时她已经累得额头出汗,杨存一看也心疼,赶紧拿出毛巾为她擦汗,高怜心羞涩之余,给了杨存一个欣喜的浅笑,模样又羞又娇,实在撩人心魄。
  旁边就有一口老井,当杨存将第三次打上来的水烧开的时候,龙池已经赶回来了,脚步轻盈,几乎没什么声响,只有雨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他一进门就开始将蓑衣丢到地上,拉开黑色的斗篷,怀里满满都是各式各样的药材,喘着大气说:“好了,高小姐,你要的都在这!”
  “我看看。”
  高怜心此时救人心切,顾不了那么多,将药材一股脑的放在地上清点着。
  “好了,都齐了,不过要先洗干净。”
  高怜心手里已经都是药材上的泥土,但她却是一脸惊喜:“你都上哪儿找的?老姜、枸杞、当归……十几样居然一样都不缺,太厉害了!”
  “我忘了洗。”
  龙池得意劲还没过,马上就拿起那堆药材又冲进雨里,没多久,他怀里的药材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刚从地里拔出来的泥土也都没了。
  “没什么问题了吧。”
  杨存一看,立刻加了柴火把火生大,将刚下锅的水烧得啧啧作响。
  “嗯,就看那位大哥了。”
  高怜心一边切着药往锅里放,一边柔笑着说:“如果有只鸡来炖确实不错,不过有这么齐全的药材,温润虚补,起码能降孩子的烧,问题应该不大。”
  “姑娘,真没事?”
  中年乞丐激动得浑身颤抖,听着高怜心的话,连声音都瑟瑟颤抖。
  “放心吧,孩子身上的伤已经处理得很好了。”
  高怜心一边准备着药,一边安慰说:“不过这连日的奔波让孩子的身体很虚弱,现在他正发寒,只要尽快喝下这帖药,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谢谢您,您真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中年乞丐顿时又是泪流满面,跪在地上,使劲向高怜心磕着头。
  “你别这样!”
  高怜心看到他这样,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时候也不容她多想,只能继续专心熬药材,大火把她的小脸烤得红扑扑的,再加上眼里的善意和温柔,看起来更是明艳动人。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家伙应该跑了吧。”
  龙池等了一下,眼看锅里的水都烧开了,顿时有点不耐烦,猛然站起身来沉着脸说:“算了,抓个野鸡而已,我自己去,一开始就不该相信那种胆小鬼!”
  “你才他妈的胆小鬼……”
  这会儿门外传来一道有气无力又愤怒异常的低吼,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黑衣大汉满脸不爽的瞪着龙池,手上提着一只湿淋淋的野鸡。
  “找只野鸡还找那么久,不骂你骂谁啊!”
  龙池没好气的冷笑一声。
  “看着,就在这里!”
  大汉此时脸色已经一片苍白,由于没穿蓑衣的关系,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但就在他走进来的时候,每走一步,地上出现不只是水迹,竟然还参杂不少鲜血。
  “哟,还挂彩了。”
  龙池讽刺一声,马上接过他手里的野鸡,倒落的在旁边去毛和内脏,他应该很适应野外的生活,动起手来十分灵活。
  “哼,小伤而已。”
  大汉不满的哼了一下,马上就跑到破庙的最角落脱下湿淋淋的外衣。此时他的肩膀上有个破烂的伤口,也不知道这大半夜是怎么来的,会不会是在山里遇上野兽?但那血肉模糊的一片着实叫人一看都觉得害怕。
  锅在大火上沸腾着,水面不停翻滚着,没多久,一锅新鲜的鸡汤就出炉了。
  高怜心和张妈妈拿碗来,一勺一勺极为小心的喂给孩子喝。昏睡中的幼童完全没有意识,但还是感觉到那种温暖的舒适,看着他本能的抿着嘴唇将药汤一点一点喝下,在场的人总算松了一口大气。
  黑面大汉一直靠在门框上,安静看着这一切。龙池则是盘腿而坐,满脸警戒的看着他。如今所有的蛇群都出去觅食,虽然大汉身中慢性毒,不过从他的表现来看,此人心性不是一般的坚毅,谁能保证他不会冒着毒发身亡的危险做出什么坏事来?
  天慢慢的亮了。此时高怜心和张妈妈已经在一旁披起薄被慢慢入睡,而孩子身上也加盖一层厚厚的棉被发着汗。中年乞丐就那样一直神情紧张,又满是父爱的关注着他的孩子,而龙池依旧和黑衣大汉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再说半句话,气氛还是很僵。
  棉被、勺子、碗、锅、披风甚至枕头之类都那么齐全,那小小的马车塞得跟个移动仓库一样。杨存擦了擦冷汗,安巧大宝贝未免太细心了吧。不过是出个门而已,她就紧张得和生离死别一样,这一趟收拾的东西快和要搬家没两样,这是不是夸张了点啊!
  难怪刚才在车上搬东西的时候高怜心都有点嘟起小嘴了,敢情大美人这是吃醋了啊!虽说她和安家姐妹少有来往,不过看着这一车密密麻麻的东西收拾得那么井井有条,她恐怕也有点嫉妒。杨存看着高怜心,不禁会心的笑了一下。这天下的女人呀,真是没有一个不吃醋的。
  “爹……”
  就在天微亮的时候,安详昏睡了一夜的小男童突然哼了一下,难受的转了转身子,醒来时的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
  “明儿,爹在这儿,你怎么样,饿吗?”
  中年乞丐顿时就扑到孩子枕边,着急而又惊喜的问着。
  “爹,我不饿,但……我身上痒……”
  小男孩半睡半醒间迷糊的呓语着,身上的伤口还未全部愈合,此时又发了满身大汗,虽说烧已经退了大半,不过滋味也绝不好受。
  “好孩子,再忍一下,等爹找个落脚的地方再替你好好洗一洗!”
  中年乞丐激动得眼眶一阵泛红,一边哭着一边抱紧孩子。
  “孩子怎么样了?”
  高怜心和张妈妈也被这细微的声音吵醒,马上走了过来关切的询问着。
  “孩子醒了!”
  中年乞丐激动得浑身一阵颤抖,立刻跪在地上,一边磕着头一边哽咽着说:“谢谢姑娘妙手回春,这荒山野岭还能碰上您,真是这孩子的造化啊!您一定是活菩萨,没有您伸出援手,我家孩子现在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这条小命。”

()
  “孩子没事就好。”
  杨存走上前去轻声的问:“你们这是要去哪?”
  “我们去杭州城内,为我孩子寻名医。”
  中年乞丐说出这句话时,充满无比的期待。
  “怜心,我们收拾一下东西也准备赶路吧。”
  杨存沉默着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那边依旧没什么好脸色的龙池,无奈的笑了笑。
  将被子和一些干粮赠给这对苦命的父子,又将行装收拾妥当之后,黑面大汉已经从破庙后拉来一辆马车,依旧脸色沉稳的对杨存说:“萍水相逢,有些误会在所难免。我这次也是去杭州城,顺路送一下他们父子吧,免得他们漂泊在外无依无靠。”
  “喂,傻大个!”
  龙池喊了一声,随手丢过一个白瓶子。
  黑面大汉伸手一接,龙池马上头也不回的说:“那是解药,每天服一指盖的剂量就够了。三天包你不死,这三日内不能饮酒!”
  黑面大汉沉默着看了看手里的药瓶,又看了看龙池,似乎是思索着什么。杨存趁他神色一懈的时候,悄悄打量一下他那辆马车,鼻子一动,闻了闻车子的味道。车门前的帘子被风微微吹动,朝着微微敞开的缝隙往里看,杨存顿时脑子一僵,再看向乞丐父子的时候眼里除了同情之外,更多了复杂的意味,嘴角不自觉的冷笑一下。
  此时高怜心和张妈妈忙碌半夜已经很是疲惫,上了马车就开始打盹了。龙池在马车旁等候着,忙着将那些从草丛里钻出来的蛇收回他那件像是百宝箱一样的披风里,离了三、四丈的距离,他们应该听不见这边的对话。
  “兄台,确定顺路吗?”
  杨存沉吟一下,眼看着那中年乞丐抱着孩子进了车厢,仔细观察他的动作和车内的物品,顿时冷笑一下。
  “您什么意思?”
  黑面大汉顿时脸色一僵,即使昨夜有毒蛇缠身的时候,他都不曾有过如此茫然又强装装镇定的表情。
  刚才中年乞丐上车的时候,那举止明显已经是驾轻就熟,甚至他刚迈步的时候还微微愣了一下,明显已经习惯有人为他拉开车帘,而这大汉如果孤身一人赶路,他骑马绝对比坐马车快,押运东西也不必用到这种厢式马车,再看他的行为举止,绝不是那种喜欢驾车游历的清闲之人。
  而车内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