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劫》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天香劫-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或许早已不是二十年前那样了吧!他突然感觉与她变的很是陌生,她的神情,她的眼睛,她美丽的眸……

她对他,已经淡去爱了;她对他,已经失去恨了。

或许,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冰冷的漠然……

可是他对她呢?

暴雨席卷,雨水飞扬!他仿佛又在瞬间苍老了十年。

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催肠沥胆,绞碎脑浆,五脏汹涌痉挛,他再也忍不住张开口,鲜血仰天狂喷!

风狂雨骤,天昏地暗。他内力涣散,暴雨在刹那间湿透他的一身。

“师傅!”

一声嘶喊,慌张无措,悲恨彷徨,天无意身形一闪,扶住老人倾倒而下的身子,入手僵硬干瘦,仿佛一棵枯萎的树干,他心中悲痛,右手抵住老人背心,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

老人面如死灰,神情委顿不堪,他看向她,浑浊的眼珠灰暗无神,声音也变的轻微摇曳:“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湖畔群雄顿时哗然,方才众人早已听见二人对话,包括各门派门主在内不少人都已猜出这二人关系必定非浅,想不到堂堂江湖正道第一刀古缺竟和血教合huan红雪有一段情话往事,众人惊谔之余怒骂不止,又听说他有秘图,早已想冲上台去夺之而后快,只是忌于第一刀神威不敢贸然去夺,如今见他突然喷血,神情委顿已是将死之人,各派弟子在门主的示意下纷纷呼喝携刀而上。

西畔血教众人也不甘落后,尤其是合huan弟子,更是担忧门主,青衣和秦风雨对望一眼,点了点头,一道命令下去,门下弟子轰然呼喝,奋勇而上,朝着东畔正道群雄,怒喝杀去!

笛声幽幽,炼狱门下几百余弟子被蛊所控,受笛音所激,纷纷围住湖心木台,逼退正道众人。

刹那间,正道血教大杀一处,血腥飞舞,惨叫不绝,风波湖水面遍是鲜血死尸,惨不忍睹。

风雨交狂,湖浪掀天怒卷。玉红雪呆呆而立,望着面前这位老人,周围的喊杀声悠然远去,她的眼前似乎只剩下了这个老人。

所有的思绪都空了,所有的怒所有的恨所有的爱所有的情,都像这风波湖水一样,汹涌肆虐。

又在下一刹那,通通沉入波澜湖底。

寂静无声……

仿佛又回到初次邂逅的那个季节,冰雪纷飞,玉红花如血般妖艳盛开,放肆而激烈。

那时他英俊潇洒丰神挺秀,从那千仞绝壁上摘下最艳丽的一朵,插在她发梢。

她心中欢喜甜蜜,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爱上他了。

又是春回大地,狼藉一片的玉红花中他决绝而去。

那一夜,她流干了一生的泪。

芳华如梦……

她痛了二十年,恨了二十年,这么漫长的时光此刻又觉得只是刹那。

二十年岁月,浮光掠影,她容貌依旧,他却已苍老如此。

在他心底,是不是也曾这样伤心断肠的痛过呢?

风横雨狂,愤怒的冲洗着这迷茫纠结的世界。

望着他苍老成这样的单薄身躯,她的心突然抽痛起来,多少次做梦都想杀了他,然而当他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当他即将死去,当他仍旧用最后一丝力气征求自己原谅的时候。

她这才发现,一阵痛不可抑的撕心裂肺,突然呼啸而来。

她这才发现,对他的感情依旧如玉红花一样,炽热如初。

她这才发现,自己还是那般爱他。

风雨呼啸,她慢慢的走到老人身前,摘下面纱。慢慢的绽开笑容,蓦然一颗泪珠从眼角淌下,既而两颗,三颗……满脸玉簪纵横。

她就这般伫立风雨,在这个如梦般的江南风波湖,含笑而泪,宛如带雨玉红,风中盛放。压抑了二十年的感情,仿佛都在这一刻尽情宣泄。

“我种了二十年的玉红花,你知道么,我以为今生都不会再是玉红雪,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你……”

“为了天香秘图,我接近了你;为了天香秘图,我爱上了你;为了天香秘图,我失去了你……”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手腕一翻,众人只觉寒光一闪,一柄匕首深深的插入她的心脏。

风波湖畔,群雄惊呼!

“娘!”

玉清儿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喊,顷刻间泪流满面。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天都塌了,满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变的空空荡荡。

天啸地怒,风雨交狂,这个世界,它到底怎么了?

它到底怎么了啊?

湖畔血腥不绝,杀喊声,惨叫声,怒骂声,兵器相撞声,挟着暴风雨响彻整个风波湖。而湖边上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一个碧绿身影愣愣而立,看着湖心,看着湖畔,看着这场江南风波,看着这场杀戮……她忽然笑了,无声的笑,幽森的疯狂带着无穷无尽的悲怒恨,最后化成满腔的冷漠。

这个可悲的世界,或许,只有用血才能洗干净。

她冷冷一笑,身形一闪,提气纵跃,破风劈雨,挥手间击飞挡路众人,向湖心木台掠去。

那十多个被打飞的人惊呼喝骂,有人眼尖,已认出了她来,不由的叫到:“白如仙!她是神剑庄的白如仙!”

风雨潇潇,天地暴雨中,白如仙依旧一身碧绿青纱,外披一件貂毛大白袄,神态幽雅带着些慵懒,静静的站在湖心木台。

她看向依旧沉浸在悲恸中天无意和玉清儿,淡淡道:“或许找出天香丸还可以救他们。”

天无意一愣,猛然抬起头,然后看到了那个缠绕心间多年的身影,一瞬间,欣喜,疑惑,高兴,茫然,害怕等诸多情绪通通涌上心间,仿佛做梦一般,喃喃道:“仙儿?!”

白如仙依旧是那么美。玉容清丽,眉如新月,眼似繁星,朱唇鲜红,整个人如同万里高山上的湖水一般,生动里隐有恬静,清澈不食人间烟火。

她看了天无意一眼,轻轻道:“先稳住你师傅伤势,找出天香丸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看着这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身影,天无意突然间觉得有些恍惚,有些遥远,甚至不真实起来。他深深的吸口气,压住澎湃的心情,摇摇头道:“天香秘图我只有半张,如何能找出天香丸来?”

这时老人缓缓的伸出手,从怀里摸出了一封信,颤抖着放到天无意手中,艰难一笑,低微着声音道:“意儿,红雪已去,我也生无可恋,故常的半张秘图就藏在这信中,你找出天香丸来把仙儿体内的阴兕解了……”

众人一震,湖心木台一角,林怀忧目光深邃,死死的盯住老人手中的信笺。

天无意一愣,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如白仙,心中悲伤抽痛难言:“师傅……”

老人眼珠转了半轮,看向他,声音飘忽而微弱:“为师种了二十年的玉红花,红雪也种了二十年的玉红花……我负了她整整二十年……现在终于可以跟她一起了……”

天无意知他生意已绝,沉默良久,终于含泪点头,缓缓的接过信笺。

老人目光飘向面前的白如仙,看了看,嘴唇噙动,终是什么都没说。艰难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玉清儿,缓缓的伸出手,颤抖在那一张玉红花似的容颜上,慢慢下移,终于握住了那生死梦回二十年的柔荑,似乎做完这些已经很累了,带着解脱般的笑意,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师傅!”一声嘶心般的呼喊,天无意只觉的天摇地转,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狂颠巨震。

他再无力阻挡身外风雨,体内空荡如洗,冰凉的雨水毫不留情的打湿他的一身。

—》文》—风为何这么狂?雨为何如此猛?

—》人》—天地无情,肃杀苍生!

—》书》—他的心,在此刻,仰天呼啸!

—》屋》—神识混沌间,突觉手中紧握的信一轻,被风吹走,暴雨连绵,天无意猛然惊醒。

信封被狂风一卷一飘,高高飞起,在暴雨中跌宕飘摇。群雄惊叫激动,纷纷提气纵身,飞速冲去。外面信封在顷刻间被抢的稀烂,一张秘图飘然而出,好象是故意戏弄众人,东摇西摆,就是不让人抓住。

天无意不及多想,将老人轻轻放下,身子猛然跃起,势若疾电,向那秘图射去。玉清儿也终于回过神来,轻轻放下早已香消玉陨的玉红雪,飞身而上。白如仙静立湖心,望着争相抢夺的众人,忽然嘴角勾出一道阴森的笑意。

那秘图不知是何材料所制,在暴风雨中癫狂许久,又被众人争相扯抢,愣是没破。此时天无意已赶到,脚尖踏浪,御风借力,双掌连拍,将周围众人震飞逼退,眼看秘图就在身前,一道白影却突然闪来,晶莹的水线一切,天无意刚伸出的手被生生逼回。

林怀忧面色淡淡,嘴角却含着一丝阴笑,指尖一弹,五六根锋利水线纵横交错,纷纷围攻。天无意促不急防,一时间被弄的手忙脚乱,心中惊怒交崩,大喝一声,饮血刀豁然出鞘,灼芒吞吐,一刀将身前众人水线劈的蒸发开来形神俱灭。他怒意未消,闪电般朝林怀忧追去。

林怀忧秘图在手,喜不自胜,身形飞掠间落回湖心木台,两指疾弹,水线如刀,将围上来的十多个鬼尸横腰切断。

湖心木台本已在天无意和幽蓝的比试中从中而断,早已倾斜两边,此时受到正道血教众人相互踩摇震荡,再也经受不住,“吱呀”一声悠长的哀鸣,彻底断裂开来,缓缓朝湖底沉去。

风雨咆哮,天地间一片水雾茫茫,惨叫声中,地上血腥又增,很快又被雨水冲入湖中。

天无意反握饮血刀,闪电冲来,林怀忧此时不想与他纠缠,一边灵活躲避一边展开手中秘图,乘隙观看。只见这张小小的秘图上曲线纵横,杂乱交错,旁边还有两句诗句样的话:乌金九索固难断,有天白木困仙峰。他在心里反复念叨,似乎抓住了些什么,但每每又突破不了那道坎,直如雾里探花水中看月不清明了,加之天无意越逼越紧,更是无法窥破奥秘。

这时玉清儿身影横斜,拦住他去路,林怀忧一急,右手五指挥舞,十几条密密麻麻的水线切割而去,口中喝道:“挡我者死!”

玉清儿一声娇叱,皓腕一翻,手中已多了把晶莹夺目的细水剑,避也不避,直冲而上,水剑挥舞将攻来的水线斩的纷纷断裂震散,剑势不绝,直取林怀忧。

天无意也赶了上来,更不多话,手中饮血刀当空劈下,与玉清儿一起,一前一后合攻而去。林怀忧面色微变,十指疾弹,翻飞如影,刹那间几十根盈光闪耀的水线再次凭空出现,交错纵横,布出两局棋盘,呼啸迎上。

三人齐齐一震,向后退飞开来。

林怀忧借力翻越,哈哈大笑,飞向湖畔。白如仙悠忽出现,挡住去路,淡淡道:“这半张秘图乃我义父之物,岂可他人染指。”长剑龙吟,“神剑九式”施展开来。

林怀忧哈哈大笑:“自古宝物能者居之,二十年前天香秘图也不曾属于神剑山庄……”说着,倒是愣了一愣,突然间神色狂喜,忍不住大笑道:“乌金九索固难断,有天白木困仙峰……我终于知道了,天香丸就藏在神剑庄阊阖仙峰!”他这一声得意狂喜之下喊的极为响亮。暴风雨虽狂猛,但还是字字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顿时喧哗四起欢呼嚎叫,彼此争斗也渐渐停了下来,各怀鬼胎。

白如仙身形顿住,惊怒交加,神情变幻。事到如今,再打下去也是徒然,叹了口气,悠然掠上岸边。

其时,神剑山庄坐落在阊阖山,山横十里,极为雄伟险峻,山中九大奇峰耸立,各环乌金巨索,遥遥相连,江湖人称乌金九索。九索不知以何铁质打造而成,粗大黝黑,精刚坚固,纵有神力十万,也难以劈断,江湖有谚:“九索断,天地裂!”可见一斑。而那诗句中的乌金九索必是指阊阖峰上的九索,下一句也有“仙峰”二字呼应,天香两字拆开来也便是“天”“白”“木”。

此时众人听他所言,将信将疑,但心里都打定同一个主意,必要去那阊阖峰看上一看!

天无意等人惊怒交加,只是心里又有一个疑问:既然白故常早已得到这半张秘图,以他的智谋不可能二十年时间都看不懂这浅显之极的诗句的。猛然又想到那天神剑山庄他看过另外半张秘图后,临死时的大笑,他到底明白了什么呢?一时间疑问重重,不得而解。

林怀忧对于狂喜失态中脱口叫出的话也是后悔欲死,思虑片刻,突然朗声道:“各位英雄好汉,我们这就去阊阖峰取出天香神丸!”如今局面已超出了他的控制,事到如今,他也只有这么做了,到时候再乘混乱时偷天换日独居天香。

群雄狂喜,纷纷呼喝响应。血教众人怒骂声中,青衣和秦风雨也下令,去往阊阖峰夺天香奇宝,血教内一片哗然叫好。所有人一下子都振奋精神,呼喝着纷拥而去,直往神剑庄。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第十五章 神庄浩劫,阊阖九峰

一路浩浩荡荡。当天无意再次站在这座山峰的山脚时,忽然间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曾来过;可是这一个月以后,仿佛什么都变了;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几乎让他应接不暇。

风波湖离此半个时辰的路程,暴风雨渐渐有了转小的趋势,到现在已是蒙蒙细雨。仰首望去,高巍的阊阖山雄姿凛凛。山横十里间到处都是朦胧一片,遥遥望去,依稀还辩的清九峰环聚,直插云际,云雾横绕间,中央阊阖峰最为高峭险峻不见端头。

近乎下了一天的暴雨致使此时山间到处云蒸雾腾,众人上山时颇有些进入渺渺仙境之感。山中美景秀丽,遍地松竹桃柳奇花异卉;山间有溪流,延势而下,汇成激流,由西南北三面横空俯冲,形成飞瀑。暴雨刚过,此时瀑布分外汹涌,瀑旁各有几条大道从山脚蜿蜒而上,直至山顶神剑庄。

天无意看了半响,终于迈步而上。身旁玉清儿盈盈影随,估计是玉红雪的死对她打击不小,此时片言不语。白如仙一路当先,青衣等人落在最后。

一路而上,山中景色极佳,但机关遍布,死亡陷阱极多,不时听见有人惊呼惨叫,一路行来,尸体横路,各门各派都有。天无意暗叹,真的是天下奇宝把命催。

几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语。倒是不断有惨叫声隐隐传来,道路上尸体越来越多,血腥一片,看来能活着走上山顶的人并不多。

有白如仙带路,几人倒是行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