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劫》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天香劫-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乔嗔攀嚼锏摹疤┥窖苟ァ薄

两人相距甚近,被刀气所激,天无意衣衫无风自鼓,岿然端坐,长啸一声,提刀反撩而上,灼芒如电。众人惊骇,他竟是直撼其锋!

只听砰的一声,两刀相撞,天无意身躯一震,整条手臂酥麻,虎口已裂。而石破天一声闷哼,竟被生生震飞出去,脸色惨白,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显已受了内伤。

铁雄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石破天,冷眼看向天无意,怒道:“小子狂耳,我来会会你!”也不见他如何作势,身子却已飞速向着天无意滑了过去,连续十八腿接连攻去。

天无意避无可避,提刀迎上,两人战在一处。天无意只感铁雄腿法如神,身形灵活,自己虽有饮血刀在手,却也难以攻到实处,每每让他在逃脱于间隙。却不知铁雄心中更是惊骇,他本料天无意只不过是一乳臭未干的小子,凭借自己苦练二十几年的腿法,料不过二十招之内将他拿下,却想不到这小子内力深厚,刀法更是精绝,已过五十招却依旧奈何不了他,有几次反而因大意差点伤在他刀下,心中暗暗叫苦,已落了下风。

玉红雪看着场面,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场中天无意的身形,似是要记住他的一招一式,眼波温柔,嘴角含笑。

默自调息片刻的石破天看铁雄此时已被逼的左支右绌、险象坏生,只剩下招架之力,心中情绪莫名,想不到年少如天无意,功力竟已进步于斯,一招重伤自己,现又连号称江湖“无影风神”的铁雄也不是对手,江湖古缺第一刀传人果真名不虚传,如今就有如此造诣,日后必为大敌。想到此处,不禁浑身寒意,杀心顿起,勉力加入战中。

风铃剧烈摇荡,叮叮声响越发急促。客栈内桌椅早已被拆的七七八八,伴着随处可见的血迹以及零零散散的尸体,入目一片狼藉。勉强抵御一阵,终是寡不敌众,三人带来的大汉抵挡不住,楼下众人却是战意高昂,渐渐攻向三楼。

玉红雪对底下情形恍若未觉,始终看着场中的天无意,此时他以一敌二却依旧不落下风,反而越战越勇,饮血刀乃奇兵,配着“夺命八绝”刀法更是凶猛难当,几十招过后已经死死的压制住了二人。玉红雪咯咯欢笑,终于开口指点场中二人。

在玉红雪的指点下,石破天二人终于渐渐扳回劣势,一边照着玉红雪说的出招,一边不时的说话扰乱天无意心神。不多时,天无意渐感吃力,心中却是惊骇莫名,玉红雪对二人的指点虽算不上是金玉良言,却每每在关键时刻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她就像是知道自己的招式和变化一样,提前克制,占尽先机。

“呲”的一声,石破天青龙刀擦着天无意身子而过,天无意一时不查,虽险险避过,但左臂衣衫依旧被刀风划出了几道大大的口子。这时楼下众人已攻了上来,顾及身有秘图,天无意不再恋战,生出去意。蓦然一声长啸,奋起一刀,饮血如风横扫,二人稍被逼退。

玉红雪像是知道他要离去一样,急忙道:“快拦下!”石破天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天无意紧接着一记“潜龙出海”,人刀合一直冲而上,破顶而去。

风铃叮当,窗外晴空万里,柳叶绵绵,流水悠悠,哪还见半个人影?玉红雪脸上一阵变幻,忽然幽深一笑,倩影一闪,人也飞出窗外。

第二章 伊人归来

静夜。清风微露寒意,月色皎白,星空明亮。古道旖ni,夜里的江南委婉含蓄,到处充满着浓浓的诗意。

曲折幽深的青石小巷似乎也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天无意步伐极快,左弯右绕,来到一座古宅前。

他抬头看了一眼,门扁上“竹叶居”三个字古意昂然,笔法灵活,生动如流水一样。轻叩了几下有些铜锈的骏猊门环,久久未见答应,正欲翻身而进时,大门“支呀”一声打开了,门开处一位八旬老者神态龙钟的站立在门前,却并不让道。

天无意摘下遮住大半面孔的斗笠,淡淡道:“酒一壶。”老者身躯微微一震,随即道:“钱三两。”声音干涩,似是许久不曾说话一般。天无意目光一闪,声音也带了几丝欣喜:“宝剑困匣独守影。”老者看了他一眼,道:“胭脂蒙尘本无意。”

天无意一直以来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语气也难掩激动,颤声道:“小姐可好?”老者淡淡道:“此处不宜说话,请公子入内相序。”天无意点点头。

走进院子,绕过几条古意盎然的阁廊,天无意不是第一次来,自然轻车熟路,紧跟着前面走的飞快的老者,避开一道道暗藏的机关。左拐右绕,穿过一片小小竹林,似乎有隐约琴声漫漫传来,熟悉至极,天无意按耐住心头情绪。

琴声渐渐清晰,宛如深山溪流,入耳动听。又行了片刻,老者终于在一扇房门前三丈外停住,低声道:“小姐,无意公子来了。”说罢,退了下去。

琴声忽止,余音不绝,房内一时寂静无声。

许久,里面才传出一句:“若忧愁,百炼刚成绕指柔,君莫忘仙音。”声音哀愁凄苦,如江南细雨悱恻。天无意浑身克制不住的剧烈一震。

“风波畔,柔至极处自为刚,无意终归来”

又是一阵良久的寂静,扉紫色的檀香木门“支呀”一声被轻轻打开。

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天无意只觉得呼吸停止了般,一瞬间,没了思绪……

当再度看见那个灵魂深处的人啊!

多少次午夜梦回的身影。

多少次辗转难眠的那一袭碧绿幽幽。

江南如梦,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暗淡了世间一切光彩。

这一刹那,天地失色!

白如仙依旧一身碧绿青纱,只是这时外面披着一件貂毛大白袄,神态幽雅带着些慵懒,苍白的面色微微有几丝压抑不住的嫣红,眉弯比新月,眼明似繁星,朱唇鲜红,整个人如同万里高山上的湖水一般,生动里隐有恬静,清澈不食人间烟火。

久久凝望,沉沦一夜月色;慢慢回首,摹刻一路风尘。记不清她是如何走过来的,记不清那熟悉的感觉是如何再度填充自己胸膛的。

这一刻,所有的担忧以及思念都消弭无形;这一刻,什么都变的分外微薄;这一刻,他张开双臂,紧紧的把那般冰冷的刻骨相思相拥入怀!

一盏铜台,紫香缕缕青灯暗;三年漂泊,佳人又逢江南春。

一番如泣如诉的相思低语,一阵世事变幻的唏嘘叙述。天无意终于知道半月前神剑山庄在一夜之间几乎满门被灭,庄主白故常不知所踪,而仙儿在众护卫拼死掩护下突围而出暂居于此,紧接着正道大派天香谷谷主也莫名失踪,一向行事低调的藏书阁也变的古怪起来,行事大刀阔斧,广发英雄帖声称举行武林大会,又在半月间连灭几个江湖小帮,破天门和铁帮首当其冲。血教再现江湖,行事猖獗尤胜当年,“亡魂”“合huan”两派阀明目张胆的横行江湖,“炼狱”暗藏,不知在谋划什么。江南之地,表象依旧维持平静,实则风波暗涌血腥渐浓,都在为了得到沉寂了二十年的奇宝天香丸。

炉火正旺,青灯幽幽,火光照的白如仙脸上一阵变幻,她看着天无意,明眸温柔,轻轻一叹道:“江湖纷争重现,想不到是以神剑山庄做为血腥开始。”

天无意望着灯台,问道:“有什么人可以一夜之间灭掉江湖势力强悍不倒的神剑山庄呢?”白如仙沉默片刻,道:“单论一派之力,江湖中没有谁能在一夜之间血洗神剑庄,除非。。。。。。”天无意接着道:“聚数派之众,集如云高手,里应外和,突袭不备。”

窗外月明星稀,夜晚风凉,吹的青焰摇曳。

白如仙缓缓站起身,走到窗前,声音也变的如风一样飘忽:“神剑山庄血案必是血教所为,只是二十年来,血教三大派阀向来不和,明争暗斗互相残杀,教内如同一盘散沙,单论任何一派,决计不可能一夜血洗神剑庄,他们还没这个实力去放肆。”天无意心头微震,似乎预感到一个他不愿看到的结果慢慢就要被白如仙说出来。

果然,白如仙抬头望着天空,声音幽幽:“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血教三大派阀已经联合,为了共同一个目的,他们放下了以前的一切恩怨的联合。”天无意问道:“是为了天香丸?”白如仙沉默许久,柳眉微蹙道:“我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天无意没有说话,白如仙继续道:“义父失踪前曾见过一个人,我记得那天已经很晚了,却莫名的心绪不安,睡不着觉,起身去后山竹林看月,无意间却瞧见唐伯领着一个人进了义父的房间。”天无意奇道:“谁?”

白如仙笑了一笑,道:“藏书阁,林怀忧。”天无意更觉奇怪,道:“深更半夜,他来神剑山庄做什么?”

白如仙微含笑意的看了他一眼,促狭似的道:“自从其父林横天病逝,林怀忧以弱冠之年执掌藏书一阁,才貌双绝,只是平日里行事低调才不怎么被江湖人乐道,义父与他父亲乃是八拜之交,以前还曾问我是否愿意与之共结连理。”她看着神情古怪面色尴尬的天无意,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瞬间,如百合花开,明艳动人。

天无意无奈的摇摇头,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到自己怀里,不无醋意的道:“早闻藏书怀忧乃江南第一才俊,不仅善于布阵术数,阁中宝典“琴棋书画”四绝功法也是无一不精,我早想讨教,可是至今仍是缘坑一面。”他嘿嘿一笑,捏了捏白如仙细软柔滑的玉手:“只不过,他是抱不得美人芳心归了。”

白如仙知他言下之意,白了他一眼,啐道:“臭美的紧!”她上下扫视了遍天无意,神情有丝调皮:“瞧你一身褴褛,破破烂烂,狼狈成这样,古缺第一刀传人竟是这样一个落魄小子,不知道被你师傅看到会不会狠狠的臭骂你一顿。”天无意嘿嘿一笑,道:“师傅他老人家行事独居一格,不喜纷争、澹泊自善,对于外在风光,他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灯光摇曳,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白如仙争不过他,只得重入正题,回忆道:“见林怀忧神神秘秘的夜访义父,我一时好奇心起,偷偷的躲在门外,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她顿了顿,不无遗憾的道:“可是他们说话声音太低,我隐约只听见断断续续的‘天香谷主密见什么人’、‘武林危在旦夕’、‘血教三派突然结盟’之类的。”

看着天无意露出深思之色,她继续道:“第二天,义父将庄内高手全都调遣了出来,似乎知道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在三天后的晚上神剑庄突遭袭击,事发当晚义父曾火速派人去天香谷,不料那人九死一生的回来报知的却是天香谷空无一人。对方人越来越多,全是一流高手,神剑庄终是寡不敌众,节节败退,义父心知大势已去,吩咐唐伯拼死把我护出了出来……”

说完,两人再度陷入了沉思,神剑山庄遇袭那晚为何天香谷中空无一人?他们都去哪了?是否也是血教使的计策?又到底是什么力量促使互相争斗十多年的血教三大派突然之间凝聚若此?神剑庄主战败后又隐匿在哪了?藏书阁林怀忧向来温文尔雅,对江湖恩怨极少过问,被江湖封称为“藏书怀忧,天下闲人”,为何最近半月间做出连灭十几个正道小门派这样残忍血腥的事情?迷团一个接一个扑来。或许这一切都是源于天香丸,但这只是个药桶,是谁牵出了这根导火线,又是谁点的火呢?

天无意叹了口气,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任是他坚忍沉着,白如仙冰雪聪明,一时间也难以理清头绪找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一个大阴谋已经开始,在他寻找天香丸的时候就有人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神剑庄的灭门只是个前奏,后面还会来的更为猛烈。

沉默许久,天无意看了看窗外天色,突然开口道:“云聚东角,星落北边,明晚必定有雨,看来是个好时机。”白如仙冰白的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道:“寻本朔源,仙儿跟你一起去。”天无意思虑片刻,摇头道:“你体内阴兕未解,此去凶险未知,你还是留在此处为好。”

“神剑山庄机关遍布,暗道多不胜数,没有我,只怕你是寸步难行的。”白如仙眨眨眼,露出少有的一丝狡黠。

天无意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白如仙没有发觉,滔滔不绝的说道:“我自小在庄内长大,从记事起义父就对我极好,什么都教给我,有些隐秘的机关也只告诉我一个人。。。。。。”天无意打断还要一直显摆下去的白如仙,无奈道:“好吧,这次就依你。”白如仙喜形于色。

看着这个女子,天无意似乎还没了解透她,看似平静温婉,有时候却又调皮活泼,看似典雅温柔,有时候却又使些性子。他笑笑,不再想这个伤脑筋的问题。

窗外风突然大了些,窗户支呀摇摆,房内灯火一阵摇晃,几欲熄灭。

流水悠悠洗月影,最是江南多事境。两人对望一眼,天无意捏了把白如仙的琼鼻,笑道:“这么快就被他们发现这里了,看来我们明天又要搬家了。”白如仙在他手上拧了一把,微嗔道:“都是你!把行踪泄露了。”

天无意笑道:“正愁没处下手,他们到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白如仙眼中温柔重现,明眸如水:“仙儿献丑抚琴一曲,以助君兴!”身姿盈盈,转身走到房间七彩屏风后,幽雅端坐。

弱臂轻抬,纤手拂扬,刹时间,琴音如流水般倾泻而出,蜿蜒缭绕。

和着琴音,天无意一声清啸,风声簌簌,哐啷一声,门开处十数位黑衣蒙面人呼啸冲来。天无意不愿破坏白如仙兴致,饮血刀灼芒出鞘,横空一扫,将众人逼退了出去。他身形向外一跃,如同大鹏展翅,手中饮血刀招式不绝,与黑衣人撕杀起来。

风声鹤唳,乌云遮月。为首一人身材魁梧,一边招式狠辣绵绵不绝,一边喝道:“天无意,交出天香,留你全尸。”声音尖细,与他身材颇不匹配,过手十多招,他仍是不愿露出本派武功,显然不想泄露身份。

天无意哈哈大笑道:“你等自报家门,速速离去,饶你狗命!”饮血刀灼芒横空,‘夺命八绝’刀法行云流水般使出,灼芒如炬,招式刚猛至极,片刻间已有两人惨死刀下,周围数人受伤,众蒙面人又惊又惧,纷纷凝神应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